天天中文網 > 兵王傳奇 > 第1642章 比翼雙飛

第1642章 比翼雙飛

    西元境大小宗門無數,但是頂級宗門卻是屈指可數,現在最頂級,凌駕于所有宗門之上的兩大勢力,便是仙月谷與狼牙之城,而且離勁松與辰南完全對立,離勁松更是惦記辰南身上兩界山的秘密,這引起各方勢力廣泛猜測,山雨欲來風滿樓,大家都意識到兩人之間必有一場大戰。
  
      這些宗門勢力紛紛開始選擇站隊,有人看好離勁松,則向離勁松獻寶物示好,有人看好狼牙之城,則向狼牙之城表示和解誠服之意,當然更多的人還是選擇觀望,等待兩人之戰的結果,可以說兩個人之間一旦分出勝負,必定大大影響西元境的勢力格局。
  
      幾日來狼牙之城人滿為患,不斷有人來拜訪,向狼牙之城示好,獻上靈石、靈果等各種寶物,這些都是看好辰南的人。
  
      辰南當然知道大家的意思,擊敗不了離勁松,一切都是妄談,狼牙之城都要樹倒猢猻散,因此辰南把接待的事情都交給翁彩萍、林興等人去打理,他開始總結沉淀連日來的戰斗感悟,嘗試再次晉級。
  
      可是不知為什么,總覺得心緒不寧,難以完全沉下心來,似乎有什么事要發生,辰南以為是對若妃和晴兒的牽掛,修煉一途本就是與天爭命,心不靜,又如何能晉級。
  
      的確,若妃和晴兒來到西元境之后,他一面都沒見過,因為心中牽掛兩人,這已經成了他的心病,因為詩詩的事,慧絕的修為曾兩年停滯不前,辰南現在也是這個問題,雖然他想嘗試忽略,平心靜氣來參悟晉級,可是心底深處對兩人的牽掛卻是根本難以忽略掉。
  
      辰南知道自己若想晉級,需要一個契機,需要一種壓力,那么離勁松無疑就是自己面前的一座山,整個西元境也只有離勁松能讓自己心無旁騖,暫時放下心中的牽掛。
  
      “刷!”一道傳書飛劍劃過天際,飛臨辰南面前,辰南伸手接住,竟然是白憶霜的傳書飛劍,辰南法力注入飛劍,里面傳來白憶霜的聲音:
  
      “辰南,蕭詩音和雨真都晉級了元嬰,我徒兒雨真已經被離勁松帶走,現在恐怕下場已經和我一樣了,本來聽說你出事了,我都已經絕望,現在終于聽說你修為大進,連滅數大宗門,我知道你一定會與離勁松一戰,我也希望不再做他人爐鼎,獲得自由,你是我們的希望,但是你要小心,離勁松遠不象看起來那么簡單,這個人非??膳?,西元境無人是其對手,而且據我猜測,他很可能已經晉級了靈臺境,這個人隱藏的很深,沒有十足的把握你一定不要來,你要記住小不忍則亂大謀,抓緊提高自身才有機會。
  
      ”
  
      “離勁松晉級靈臺境了?”辰南也是有些驚愕,他曾聽那魔頭說過,西元境因為界面規則限制,沒有人能晉級靈臺境,最多也就是半步靈臺,難道離勁松就能打破規則壓制晉級?還是因為嫁衣神功太逆天了?
  
      最讓他擔心的還是蕭詩音,雨真都已經被離勁松帶走,那么蕭詩音會不會有事?他腦海里不由閃現出了兩個人一起尋找地心冰髓之時在沙漠里共同患難的情景,還有蕭詩音為他擋了綠袍人一擊而重傷。
  
      他當然明白白憶霜最后那句話的意思,恐怕就是意有所指,讓自己不要顧及私情貿然與離勁松開戰,先提高實力才是王道,但是雨真也就罷了,無論是從朋友的角度還是別的原因,他都不允許離勁松把蕭詩音納為爐鼎。
  
      “必須要馬上趕過去,不知道還來不來得及?!?br/>  
      辰南的神識掃到大家都在閉關修煉,與幾大宗門之戰,尤其是神魔島一戰,幾個女人都意識到了自己的差距,都在抓緊修煉晉級。
  
      蝎子、黑熊等人在金龍山莊被人一網打盡,都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也在抓緊閉關修煉。
  
      辰南也沒打擾她們,離勁松還關系到無涯海的仇恨,他想單獨面對離勁松,堂堂正正地打敗這位西元境第一高手,跟翁彩萍打了個招呼,便化作火云出了狼牙之城。
  
      沒走多遠,后面一道紫色電光跟了上來,在他面前化作一名黑發如瀑,冰肌玉骨,清麗出塵的冰艷女子,卻不是紫凌是誰。
  
      “相公,你是要去仙月谷,怎么不帶上凌兒呢?我可是元嬰九層期了呢,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弊狭栎p笑著,明眸皓齒偎依到了辰南身邊。
  
      “原來是凌兒,我著急過去,所以就沒叫你們?!背侥闲Φ?。
  
      “那我們一起吧,我也有翅膀,不會被相公落下的?!弊狭栎p笑,眸若秋水,貝齒顆顆如玉般晶瑩,她輕輕震動起了羽翅,頓時銀色的電弧閃動,銀弧外淡淡的紫光繚繞,將她襯托的恍如精靈,空靈出塵,美不勝收。
  
      “那就一起!”紫凌說的不錯,她有雷霆紫電翼,還是寶器,比自己的火云雙翅等級還要高些,速度不會被落下。
  
      辰南飛身而起,紫凌俏皮的震動雷霆紫電翼圍繞著他翩然而舞,轉了一圈,咯咯笑著好不得意,而后兩個人化作一道火云、一道紫電射向遠方。
  
      曾經在辰南剛來西元境時,說過一句氣話,總有一天老子踏劍繞著西元境飛一圈,再沒人敢放一個屁,現在這個目標已然不遠,只要跨過離勁松,西元境天高地遠,便任他飛翔,誰敢說個不字?
  
      廣袤的西元大陸,山川連綿,一座座險峻的山峰直插云霄,連綿的山脈間點綴著一座座明亮的胡泊,那些恐怖的妖獸見兩個人飛過,沒有一個敢冒頭,全部都縮了回去。
  
      山川上方一紅一紫兩道電光急速飛行,時不時又相互交叉疊繞,就如同飛翔的鳥兒,不時交頸而舞,相互糾纏,頗有點飛鳥同棲,比翼雙飛的味道。
  
      “相公!”紫凌心中異樣的情愫涌動,忍不住叫了一聲。
  
      “怎么了紫凌?”辰南感覺到了紫凌的變化,笑著望向她。
  
      “沒什么!”紫凌甜甜一笑,俊美的臉蛋上飛起了幸福的紅暈,遙想當年,她是風岳宗說一不二的大長老,被無數天才所追逐,高傲不可一世,而辰南不過是個剛入門的化龍境小修士,更是差的不能再差的雜靈根,在紫凌看來,兩個人永遠不可能有交集。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