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鄉野小郎中 > 第19章 法國菜

  “思靜,好久不見!”
  這個時候,樓上走下來一道高大的身影。
  丁思靜循聲望去,只見一個打扮新潮,油頭粉面的少年出現在眼前。
  她想了又想,并不記得自己認識這種打扮得跟個娘炮似得男人,于是便問道:“你是誰?”
  江俊臉上的笑容有片刻僵硬,眼眸里的陰翳一閃而過,隨即強笑道:“思靜,我是江俊??!高一我們是同班同學,那時我是班長,我們還說過話的?!?br/>  江???
  丁思靜又想了一會兒,這才記起高一班上確實有個叫江俊的班長。
  至于說過話什么的,她實在記不得了。
  這也不怪丁思靜,本來這江俊就沒有給她留下什么印象,現在又將近一年沒有見面,對方的發型裝扮甚至容貌都發生了變化,認不出來也是情有可原。
  記起了人,丁思靜也禮貌的回應,“江同學!”
  “思靜你是一個人來的嗎,頭發做好了沒有?要是有空,咱們一起吃個飯怎么樣?”江俊笑著發出邀請。
  丁思靜顯然不習慣江俊對她的稱呼,秀眉深深蹙了起來,語氣不熱不冷道:“不好意思,我今天是陪朋友出來玩的,可能沒有時間?!?br/>  這拒絕的意思很明顯,連旁邊的發型師都聽出來了。
  不過江俊卻不打算就這樣放棄。
  好不容易才在這里碰見丁思靜這個?;?,作為情場老手的江俊怎么能就這樣讓她離開。
  “這有什么關系,你朋友就是我朋友,現在正好是飯點,我就請你們一起吃個飯嘛,怎么說大家也算是老同學,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嗎?”江俊緊追不舍的說道。
  丁大小姐可不是那種為了給人面子,就答應跟人家吃飯的主,當下就要張嘴拒絕。
  這時一旁的柳芒不耐煩道:“不就吃個飯嘛,跟誰吃不是一樣。既然這位江俊同學這么有誠意,那就讓他請客吧!”
  “這位是?”江俊看向柳芒,疑問道。
  柳芒聳了聳肩道:“她剛才說的朋友,就是我??!”
  江俊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反應不過來。
  他以為丁思靜說的朋友,是閨蜜之類的女性朋友。
  沒有想到竟然是個男的,而且還是個長得跟自己旗鼓相當的帥哥!
  這是什么朋友,難道是男朋友?
  清純無瑕的丁大小姐,竟然已經交男朋友了?。?!
  “思靜,這位是你男朋友?”江俊覺得,這種事情還是當場問清楚比較好。
  要兩人真是男女朋友,他也好改變策略,重新做出應對。
  揮舞鋤頭之前,總要先探明狀況,才能用最精準的方式挖墻腳嘛!
  “不是,就是普通朋友?!倍∷检o想也不想的說道。
  柳芒也點點頭道:“江俊同學,你不要誤會,我跟她沒有什么關系,你要搭訕還是要追求,都不干我事?!?br/>  聽見這話,江俊雖然心里疑惑兩人為什么會在一起,但還是松了一大口氣。
  不是男女朋友就好,他也省的去挖墻腳。
  更重要的是,既然丁思靜沒有交男朋友,那她肯定就還是無瑕之身。
  清純漂亮身材又好并且還是處的富家千金,要是能將她泡到手,那是怎么樣也不吃虧的??!
  丁思靜卻是惱怒的瞪了柳芒一眼。這個流氓,瞎說什么亂七八糟的。
  柳芒卻是不以為然,反正他這次出來就三件事,買衣服,剪頭發,吃大餐。
  只要這三樣完成了,大小姐想怎樣那就怎樣,反正一切花銷她全包。
  經過這么一番對話,江俊對柳芒也沒有那么大的敵意了,大方的說道:“那現在我們就一起去吃飯,思靜,柳兄弟,你們要吃什么?”
  丁思靜還沒說話,柳芒就接口道:“西餐吧,我要吃龍蝦吃牛扒喝紅酒!這些東西,我長這么大還沒有吃過呢,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滋味!”
  “呵呵,這個可以有?!苯⌒α似饋?,這柳芒分明就是個鄉巴佬??!雖然長得不賴,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便宜貨,但腳底下的那雙人字拖,還是暴露了他窮酸的本質。
  丁思靜的這個勞什子朋友,貌似很LOW??!
  不過鮮花需要綠葉陪襯,藍天需要白云烘托,這柳芒越是寒酸土鱉,不就越顯得他優秀不凡么!
  丁思靜沒有忘記要帶柳芒吃飯的事情,眼見這廝已經跟那江俊達成一致,她也就認命了。
  三人出了理發店,江俊掏出車鑰匙一按,門口那輛造型拉風的寶馬車就響了起來。
  江俊上前拉開副駕的車門,頗有紳士風度的說道:“思靜,你做副駕駛吧!”
  “不用了?!倍∷检o直接坐進了后座。
  江俊面色微頓,這個丁思靜也太不給面子了,車門都開了,還偏偏去做后排。
  柳芒倒是沒客氣,坐進了副駕駛,系好安全帶之后道:“江同學,麻煩關一下車門?!?br/>  江?。骸啊?br/>  寶馬車在公路上行駛,路況雖然不是很好,但車內卻是極其平穩舒適。
  江俊在車鑰匙上按了一下,車頂緩緩撐開,轎車成了一輛敞篷車。
  習習涼風吹來,讓人舒適無比。
  透過后視鏡,看著丁思靜那一頭青絲飛舞的美麗模樣,江俊忍不住大吞口水。
  這個丁思靜才十七歲,怎么就長得這么水靈,要是再過上兩年,豈不是要傾國傾城。
  二十分鐘后,車子在一處西餐廳停下來。
  三人進了餐廳,選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侍者恭恭敬敬的送上菜單,柳芒一翻開,里頭竟全都是些奇形怪狀的文字。
  “這家餐廳做的是法國菜,老板還有廚師都是法國人,所以這菜單也是法文。柳兄弟,你看不懂沒關系,想吃什么跟我說就是,我來點單?!苯⌒呛堑恼f道。
  “我自己點就可以了?!绷⒛弥藛?,頭也不抬的道。
  這是法文,你看得懂嗎!
  江俊在心里不屑的呸了一句,轉頭望向丁思靜,“思靜,你要吃什么?”
  “我也自己點!”丁思靜跟柳芒簡直就是一個模樣,看著菜單頭也沒抬。
  接連碰壁,江俊心中惱火,但也不好發作,只是沉著一張臉,用生澀的法語點了一份白汁燴小牛肉,一份酥皮洋蔥湯,還要了一瓶波爾多干紅。
  等侍者記錄完畢,丁思靜竟然也張嘴說了幾句法語點餐。
  相比較江俊法語發音的生澀,她說得卻是非常的流暢自然。
  侍者一一記下,然后目光轉向柳芒,等待他點餐。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