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鄉野小郎中 > 第45章 一起吃飯

第45章 一起吃飯


  “我先回房間了!”丁思靜說完,就頭也不回的上了樓。
  她才不給這個流氓道謝呢!
  誰叫他之前在解繩索的時候趁機摸她屁股,還跟那個警花眉來眼去。兩人躲在審訊室那么久,都不知道這對狗男女干了什么!
  還有,那個小太妹卸了妝,也是長得有模有樣,那柳芒看得可謂是眼睛發直,怕是忘了對方是綁匪頭子吧!
  看著丁思靜的背影,丁建良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這個女兒,雖然平時待人有禮,但要耍起性子來,也是犟的跟頭牛一樣,任性到沒法說。
  丁建良也拿這個女兒沒有辦法,只能歉意的對柳芒道:“不好意思,靜靜她實在太任性了,我代她給你道歉?!?br/>  “丁先生,你就別再那么客氣了。我既然答應了你,就會好好保護大小姐,再說,我還要把她的病給治好呢!”柳芒打了個哈欠,“如果沒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就先去休息了?!?br/>  丁建良連忙點頭。
  回到奢侈的房間,柳芒盤坐在床上,雙手結出玄奧的印訣,無相訣開始運轉,吸納天地靈氣。
  這門法訣談不上多么神奇與強大,以目前柳芒的境界,僅僅只是改變了他的體質,讓他的力量與速度超乎常人罷了。
  只有修煉到第五層,才能夠算是出師。
  不過自從突破至第二層之后,柳芒的修為就進步遲緩,有時候苦練幾天,都感受不到明顯的進步。
  要是按照這樣的速度練下去,那要修煉到第五層,估計也要像王小蠻的爺爺那樣,到七老八十才能夠成為宗師級別的人物。
  “不行,必須加快修煉速度。否則的話,什么時候才能夠娶到美女師傅??!”
  柳芒發憤圖強,手印不斷的變幻,呼吸吐納,吞噬天地游離的能量,兀自修煉起來。
  這股勁頭一起來,就怎么剎也剎不住,柳芒修煉到忘我。
  “叩叩叩!”
  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柳芒置若罔聞,沉浸在能量的海洋,沉迷在煉化能量,充盈自身的轉換過程當中。
  “叩叩叩!”
  敲門聲再起,同時還伴隨著丁思靜那黃鸝般的聲音,“喂,你還在房間里面搞什么,可以吃飯了!”
  回答她的,是一片安靜的沉默。
  丁思靜有些惱火。
  她身為千金大小姐,拉下臉皮來喊自己的專職醫生兼職保鏢去吃飯,結果卻沒有得到回應,讓她頗為不滿。
  “嘭嘭嘭!”
  丁思靜換了個敲門方式,將房門拍得砰砰作響。即便這房子隔音效果不錯,卻也足夠讓里頭的柳芒聽到了。
  然而,丁思靜拍到手疼,柳芒的房間里依舊沒有任何的回應。
  “這廝睡得可真夠死的,本小姐就不信叫你不起來?!?br/>  丁思靜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了備用鑰匙。只不過當她抓起門把的時候,才知道柳芒這廝壓根就沒有鎖房門。
  推開門進了房間,丁思靜一眼就看到盤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就像是雕塑一樣的柳芒。
  這是在干嘛?坐禪嗎?
  丁思靜走上前,在柳芒耳邊大聲叫道:“起床了,吃飯了!”
  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沉浸在修煉之中的柳芒這才收斂心神,緩緩收功。
  而就在他正收功的時候,丁思靜伸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
  “??!”
  一股極大的反震力從柳芒的肩膀上傳導出來,丁思靜整個人都被震得離地而起,倒飛而出。
  眼看就要撞在結實的墻面上,一只手突然橫空出現,摟住了她的纖腰。
  “大小姐,本帥哥正在修煉絕世武功,渾身內力滾滾,可不能輕易觸碰。要不是我及時卸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十九的力道,你現在可能早就已經被我震得粉身碎骨,化作血泥了?!?br/>  柳芒摟著丁思靜那盈盈一握的柳腰,身體和她緊靠著,大言不慚的說道。
  絕世神功你妹!
  丁思靜哪里會相信他這種鬼話,當即就把他給推開,啐罵道:“你這個心思齷蹉的臭流氓,我好心好意叫你吃飯,你還來占我便宜!”
  柳芒就道:“大小姐你這是在侮辱我,要不是我拉住你,現在你可就撞到墻上了?!?br/>  丁思靜指著自己的小蠻腰,惡語道:“有你這樣拉住人的?你怎么不拉手怎么不拉腳,偏偏來摟我腰!”
  “情況緊急,哪里能夠想這么多呢!”
  “你就是個流氓就是個混蛋就是個色狼?!?br/>  “我這才來兩天而已,沒想到大小姐就對我了解的這么深,實在是讓我受寵若驚吶!”柳芒怪笑道。
  “你……”丁思靜氣得說不出話來,扭頭就走。
  柳芒笑哈哈的跟了過去。
  下了樓,客廳餐桌上已經擺滿了熱騰騰的食物。福伯正在放著碗筷,看見丁思靜和柳芒兩人下樓,當即就道:“大小姐,柳先生,快來吃飯了!”
  “福伯,我爸呢?”丁思靜問道。
  “他在外面車上?!备2?。
  “那怎么還不進來吃飯?”
  “公司有急事需要處理,我也要走了,大小姐你就和柳先生一起吃吧!”
  說罷,福伯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整個別墅就沒住幾個人,現在父親和福伯離開了,保姆李姨請假還沒有回來,就只剩下丁思靜和柳芒兩人。
  這孤男寡女的,還要同桌一起吃飯,讓丁思靜感到很不適應。
  她可從來都不和陌生男生吃飯的,又沒話聊,多尷尬??!
  當然,柳芒是特例。
  丁思靜和柳芒吃飯,絕對不會出現尷尬的時候。
  因為她太討厭這個滿嘴不正經的流氓了,恨不得能夠弄死他,哪里存在什么尷尬。
  “大小姐,既然他們都不吃飯,那就咱倆吃唄!”柳芒拿起飯碗,還率先給她盛了一碗飯。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吃,我去樓上吃!”丁思靜道。
  柳芒道:“大小姐,你這就沒意思了,就吃個晚飯而已,又不是沒一起吃過,你還那樓上去吃,費勁不費勁,矯情不矯情??!”
  丁思靜道:“你管不著,我就不和你吃,休想占我便宜?!?br/>  柳芒搞不明白了,“你又發什么神經,之前不還好好的么!”
  “我發神經,明明是你吃我豆腐,又是摸我屁股又是摟我腰,跟你這種人吃飯,惡心!”丁思靜氣憤道。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