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妖孽美男田園妻 > 第一百七十六章:來一次約會唄

第一百七十六章:來一次約會唄

“這女人是不是長得很漂亮啊,竟然能夠創造如此一個傳奇的時代?!卑啄奚讯既滩蛔≠潎@道。
  
  “不知道?!北蹦緦Υ伺蓊伻绾?,一點興致都沒有。
  
  “誒,你今天有沒有事情做呀?”白霓裳這想要問的事情都問完了,自然想要和北墨染好好的嘮嘮關于他們的事情。
  
  經過昨天晚上那“假死”一事,白霓裳算是想通了。
  
  該玩,就要好好玩。
  
  她來古代這些日子,一天天忙的跟個陀螺一樣。
  
  如今有一美男,還有這美好的都城,據說今夜又是花燈節,不好好的玩上一玩,怎么能夠對得起這良辰美景,花好月圓??!
  
  “暫時沒有,怎么了?”北墨染的頭發也干了,他將手中的毛巾搭在一旁,又如同變戲法一般,從懷中掏出了羽扇,笑瞇瞇的問道。
  
  “要不,我今日約你一人,我們好好的賞一賞這花燈?”白霓裳睫毛掩著盈盈的雙瞳,笑容淺淺。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真心實意的約上一個美男,好好的陪她游湖賞花。
  
  管他什么樓雪,管他什么墨子悠,管他,統統管他!
  
  現在,她就是她,白霓裳!
  
  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從神仙哥哥不在意她和其他人情投意合之時,白霓裳也算是看透了,這世間呢,對她真心實意的男子,目前還是沒有出現。
  
  樓雪有目的,淺璃有目的,而墨子悠呢,則是利用完了直接丟棄。
  
  白霓裳自從上次瀟灑的出去了一遭,便變得十分的安分。
  
  她大致知道這鳳國皇城里生意最好的便是煙花之地。
  
  可是白霓裳很清楚,樓雪是定然不會讓她將手觸及煙花柳巷之中的,所以她想要開一間如是的鋪子的想法,被徹底的掐滅了。
  
  不過很快,她開始張羅了想要在這鳳國的皇城中開第二間瓊漿玉露店。
  
  畢竟如今身邊她有諸多幫手,譬如翠竹,一個頂倆,再加上她庭院里的其他姑娘,好好的經營一間鋪子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所以她等待樓雪歸來的這段時間,沒日沒夜的都在制作產品,當然,她還不忘囑咐冷色將她從仙田里采摘出來的花,送到鳳歌城里的那間瓊漿玉露店,好保證第一家店的火紅經營。
  
  如今這第二間店開與不開,還是要等雪歸來才行,她根本沒有決定的權利,因為這些用來十分順手的姑娘們,都是雪的人,若是沒有雪的一聲令下,她們定然是不會跟著她胡鬧的。
  
  冷色瞧見白霓裳這般的安分,心中很是欣慰。
  
  只要這小祖宗不自己出去瞎鬧騰,什么都是好說。
  
  這時間一晃,就到了半個月之后,那姍姍歸來的樓雪美人,一身紅衣如同花蝴蝶一樣,直接撲進了白霓裳的院落里。
  
  那時候,白霓裳還在庭院中和那些侍女們放著風箏呢,她邊放邊笑,眼里是肆意的星光。
  
  “乞兒~”樓雪用他特有的嫵媚嗓音喚了一聲,白霓裳翩然望去。
  
  就瞧見那站在不遠處的紅色長袍妖孽美男,他就如同禍世的紅蓮妖嬈,似綢緞似束發飛揚起來,他的出現令天地都失去了顏色,魅惑之中帶著邪氣,美的令人如癡如醉,甘心沉淪。
  
  “雪~~~~你終于回來啦!”白霓裳直接將手中的風箏隨意的甩開,她雙手提著裙擺,不顧一切的沖向樓雪,完全沒有半點姑娘樣子。
  
  而樓雪喜歡的,恰好就是這樣的白霓裳。
  
  他張開雙臂,嘴角勾起絕色的弧度,眼里是濃濃的眷戀。
  
  白霓裳沖入樓雪的懷中,撞得他滿懷的清香,他緊緊的環住白霓裳,將腦袋靠在白霓裳的發絲,嗅著她發間的清香,鼻息之間盡是她的味道。
  
  樓雪那空落落的心,在這一瞬間被填滿了。
  
  明年,明年他定要帶著她一同前去,再也不想和她分開。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還好嗎?”樓雪輕輕的問道,他一回來便顧著找白霓裳,根本沒有在意其他的事情,自然不知道白霓裳被下蠱一事。
  
  “那肯定呀~你看我,吃嘛嘛香,睡覺可棒了,你沒發現我胖了一點點嗎?”白霓裳笑的很是愉悅,她開口問道。
  
  樓雪捏著白霓裳腰間的小肉肉,心情越發的暢快。
  
  至少說明乞兒是認可了他,認可了醉生夢死樓,不若也不會在這里過得如此逍遙。
  
  “那就好,乖?!睒茄┤嗔巳喟啄奚训陌l絲,眼里是濃濃的溺寵。
  
  這一言一語其他人都看在了眼中,自然越發的相信,在樓主的心里,霓裳姑娘是不同的。
  
  若是他們敢對霓裳姑娘有半點不敬,只怕腦袋都要搬家。
  
  然而,這美好的時刻,總是有人需要站出來破壞的。
  
  這破壞之人,便是那已經無數次破壞白霓裳和樓雪親昵的冷色是也。
  
  畢竟他用醉生夢死樓的名義下了詔令這一事,如果眼下不說,只怕被樓主自己發現了,死的更慘。
  
  “樓主?!崩渖Ь吹厝缤眵纫粯油蝗怀霈F,他開口說道。
  
  “何事呀?”樓雪牽起白霓裳的手,正打算領著她回到廂房內,他這段時間沒有睡好,也極少進食,如今看到了心心念念之人,當然要好好的補眠才是,醒來再同她一同用餐。
  
  “是水仙之事?!崩渖谒麄兌说纳砗?,匯報著。
  
  “哦?水仙又怎么了?”樓雪以為水仙不過是做了一些小幺蛾子,他自然不是很在意的問道,眼睛里是慵懶的神色,反而覺得這冷色不懂看場景,前來打擾他和乞兒的溫馨時光。
  
  白霓裳朝著冷色使了使眼色,讓他不要再說了。
  
  此事若是如此直接了當的說出來,只怕雪一怒,那水仙遭殃了。
  
  她當然不是心疼水仙了,水仙和她無親無故,她也懶得這般在意,只是聽聞這樓里的人說,水仙掌握著三道重要的紫色密令,若是遺失將會是醉生夢死樓的一大損失。
  
  若是水仙受到了懲罰,輕則只怕少不了一頓毒打,重則定然是死無全尸。
  
  不論是哪一種,對水仙來說都是無法忍受了,她定然會選擇魚死網破,將那些密令直接銷毀,如此得不償失。
  
  白霓裳本來想著找個合適的理由,委婉的跟樓雪提及這件事,想不到這冷色就是個榆木腦袋,竟然直愣愣的沖了上來。
  
  如今,就連她使眼色都看不懂。
  
  “水仙姑娘在您離開的那一日給霓裳姑娘下了蠱,霓裳姑娘當時生死危機,最多不過是七天的壽命,我不得不用醉生夢死樓的名義發布詔令,尋找能夠解蠱之人?!崩渖蛔植宦涞脑V說著當日的情況,他的眼神帶著幾分憤怒,那是對水仙之怒。
  
  樓雪本來帶著盈盈笑容的面容,一下子就冷了下來,他放緩了步子,最后停下步伐。
  
  本來,僅僅一步,他就能夠回到廂房之中好好的睡上一覺了。
  
  樓雪的發絲在風中飛揚著,劃過他那雙多情的眸子,他勾起一抹比天上的明月還要絢爛的笑容,好似罌栗花一樣的唇瓣緩緩掀開,“水仙現在在何處?”
  
  這聲音,頭一次如此的冷媚,讓冷色心頭一顫,他依然回答道:“在地牢里?!?br/>  
  “乞兒,你先好好在這里歇著,我去去就回?!睒茄┏啄奚痒然笠恍?,轉身便要離開。
  
  白霓裳大踏步朝前,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樓雪的袍子,“雪,你別沖動啊,況且我現在好了,你別去地牢啊,你讓她自生自滅就好了呀?!?br/>  
  “乞兒,你想阻止我嗎?”樓雪眸子盯著白霓裳的那只手,那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幾分,他開口問道。
  
  白霓裳總覺得這個笑容讓她覺得毛骨悚然,她有些恐懼,卻依然不肯放手。
  
  樓雪若是真的對水仙做了什么,必然是兩敗俱傷。
  
  他們之中,定然有共贏的辦法。
  
  “乞兒~”樓雪伸出蔥白如玉的手指,撫摸著白霓裳那粉嫩的唇瓣,他的眼里閃爍著光,“我當然知道你擔心的是我,相信我,我當了樓主這么久,自然知道最好的解決辦法?!?br/>  
  白霓裳被樓雪這十分明顯的美人計迷惑的暈頭轉向的,白霓裳手松了松,追問道:“你保證嗎?”
  
  “自然~”樓雪篤定的說道。
  
  白霓裳得到了樓雪的回答,她松開了手,放樓雪離去。
  
  “等我哦~”樓雪最后留下這么一句話,就消失在了白霓裳的庭院內。
  
  地牢。
  
  “你們放我出去,我是前任樓主的女兒,你們竟然敢把我鎖在這里,是不是不想活了?”
  
  “混賬東西,你們放我出去,這里是人住的地方嗎?”
  
  “王八蛋,我跟你們說,白霓裳那個小蹄子必死無疑,眼下想必已經尸骨無存了,你們若是足夠聰明就放我出去,這樓主遲早都會忘記白霓裳這個賤女人,說不定哪天就會投入我的懷抱,你們也該喚我一句女主人!”
  
  那被關起來的水仙嘴上逞能,她說著無數恐嚇的話,卻發現門口駐守的侍衛們都面無表情,仿佛刀槍不入一樣。
  
  “女主人?誰給你的膽子?”忽而,一道充滿魅惑的聲音響起,那語調不斷的上揚。
  
  “自然是······樓主!樓主你回來了??!你是不是來救我的,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你看看他們,把我關在這里多久,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