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 > 199:人參湯的秘密

199:人參湯的秘密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重回八零盛世農女最新章節!
  
  四姑娘是典型的憤青,一邊享受著杜爺的金錢,一邊杜爺大罵是萬惡的資本主義家,要推翻杜爺,作天作地。
  
  現在杜爺斷了她所有的經濟來源,也的確是活該!
  
  想了想,王澤漆接著道:“那就一直放任四姑娘不管嗎?”
  
  杜爺以前可是很寵這位四姑娘的,要不然也不會縱容她這么長時間。
  
  半晌,空氣中響起杜爺的聲音,“她不是要自由嗎?那我就給她自由。”
  
  王澤漆一愣,杜爺這是要徹底的放棄四姑娘了?
  
  杜爺接著道:“以后她要是在打來電話的話,不用再接了。”
  
  “好的。”王澤漆點點頭。
  
  ......
  
  今天是京城第十五家冰肌玉膚開業的日子,因為優惠力度很大,加上限量商品今天不限量購買,這才剛開門,店里就擠滿了人。
  
  五個員工根本忙不過來。
  
  倪煙穿上工作服,跟大家一起工作。
  
  “我要十套至尊版的限量禮盒。”至尊版限量版禮盒雖然要580塊錢一盒,但是架不住京城有錢人多。
  
  這限量版的禮盒之前要買到一套非常困難,這好不容易新店開業不限量一天,當然要多買一點。
  
  倪煙微微一笑,“不好意思這位客戶,至尊版限量禮盒每人限購一套。”
  
  “不是說今天不限量的嗎?”那人的聲音聽起來很明顯不高興了。
  
  倪煙解釋道:“不限量是指總數量不限量,只要上門的客戶,每個人都可以買到限量產品。”換做平時,這些限量版的產品,每個月只限量60盒,多少人抱著希望而來,又帶著失望而歸。
  
  “哦,這樣啊。那我要十套真買不到嗎?小姑娘你就通融一下行不行?”
  
  倪煙接著道:“真是非常抱歉,這是店里的規定,我也不能輕易違規。”
  
  “那你們老板也是個傻子,有錢都不知道賺!你給我拿一套吧。”
  
  “好的,您稍等。”倪煙拿出一套冰肌玉膚遞給她。
  
  限量銷售在商場上叫饑餓營銷。
  
  俗話說物以稀為貴,如果冰肌玉膚一直不限量供應的話,它的銷量肯定沒有現在這么好。
  
  而且限量銷售還會給人一種很高端的感覺!
  
  鄭嫻靜也是冰肌玉膚的忠實粉絲,一年前,她的皮膚非常粗糙,需要用粉底來遮掩不足,自從用了冰肌玉膚之后,粗糙問題緩解了很多。
  
  現在出門就算不化妝,皮膚也水潤不已。
  
  今天冰肌玉膚新店開張,限量產品不限量供應,鄭嫻靜當然不能錯過。
  
  鄭嫻靜跟著小姐妹一起,來到冰肌玉膚的門店。
  
  這個小姐妹叫周依依,是鄭嫻靜的大學同學,兩人還住在一個宿舍,平時關系比較好。
  
  “等一下。”鄭嫻靜就在快要進去的時候,發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怎么了?”周依依疑惑的回頭。
  
  鄭嫻靜仔細的辨認著人群中的那道身影,“我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
  
  “誰?”周依依問道。
  
  鄭嫻靜接著道:“就是我那個新妹妹。”鄭嫻靜故意咬重了‘妹妹’這兩個字。
  
  沒想到倪煙居然在冰肌玉膚打工......
  
  這是怎么回事?
  
  周依依接著道:“就是那個要跟你爭家產的妹妹?”
  
  “嗯。”鄭嫻靜點點頭。
  
  因為鄭嫻靜的刻意詆毀,周依依對倪煙的印象非常不好,“你們家不是挺有錢的嗎?你奶奶怎么會讓她出來打工?這拋頭露面的,也不嫌丟人!鄉下人就是鄉下人,給她穿上公主的華服,她也不像個公主!”
  
  鄭嫻靜接著道:“她是故意的。”
  
  “怎么說?”周依依問道。
  
  鄭嫻靜道:“她這么做,無非就是想讓我奶奶關注到她而已,你想啊,如果我奶奶看到她在這里打工,肯定要心疼死了,我奶奶一心疼,就會把家產全部給她!到時候,哪里還有我和我媽的份!”
  
  鄭家不缺倪煙吃的,也不缺倪煙喝的,倪煙還裝可憐在外面打工,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這種人心機真是太深了!
  
  周依依驚訝的道:“天哪!那你這個新妹妹也太不要臉了!你和你媽媽照顧你爺爺奶奶那么長時間,雖然你們之間沒有血緣關系,但卻勝似有血緣關系的,他們憑什么不勞而獲就想搶走你的東西!”
  
  鄭嫻靜無奈的嘆了口氣。
  
  周依依接著道:“等著,我幫你去好好教訓一下她!”
  
  “算了吧。”鄭嫻靜拉住周依依的胳膊,委屈求全道:“我和她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真鬧得太僵也不好。”
  
  周依依是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鄭嫻靜又是她的好朋友,她見不得鄭嫻靜這么被人欺負,“我出面教訓她,跟你又沒關系!你在這里等著我!就是那個長頭發女的是吧?”
  
  鄭嫻靜點點頭,“依依,你別把事情鬧太大,不管怎么說,她都是我妹妹。”
  
  周依依無語的道:“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顧念著什么姐妹情深呢?”說完,周依依就轉身往店里走去。
  
  鄭嫻靜看著她的背影,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弧度。
  
  這個周依依人傻沒腦子,跟個炮仗似的,一點就著。
  
  大概是武俠小說看多了,勵志要當個為民除惡的俠女,這次倪煙可沒什么好果子吃了。
  
  店里有很多人,需要排隊,就算周依依想為難倪煙,也不能第一時間去為難。
  
  周依依一邊排隊,一邊觀察著倪煙。
  
  隨著隊伍越來越往前,她突然發現,鄭嫻靜這個妹妹長得真是太好看了!
  
  膚若白雪,唇紅齒白,眉眼如畫,就算穿著一套古板的工作服,也遮掩不住那出塵的氣質,一顰一笑都及其惹眼。
  
  讓她這個女人看了,都覺得眼前一亮,心神蕩漾。
  
  因為店里人太多了,人擠人,導致放在貨架上面的一個玻璃瓶掉了下來。
  
  眼看玻璃瓶就要砸在一個小女孩的身上。
  
  周依依剛想出手,只見一道身影先她一步出手,只見她一手抱住小女孩,一手就這么接住了掉下來的玻璃瓶——
  
  穩穩當當!
  
  姿勢帥極了!
  
  周依依看的目瞪口呆,俠女啊!
  
  這簡直就是她心中的俠女!
  
  “小妹妹你沒事吧?”倪煙將玻璃瓶放回去,低頭看向小女孩。
  
  “我沒事,”小女孩搖搖頭,而后快速的跑到大人身邊,“媽媽。”
  
  孩子媽媽專心跟別人聊天,根本就沒有發現這個小插曲。
  
  周依依看著倪煙的目光漸漸轉至崇拜,身手這么好,笑容這么美,還帶著兩個小梨渦的人,根本讓人討厭不起來!
  
  片刻之后,終于輪到周依依。
  
  門外,鄭嫻靜眼底的得意之色愈加明顯。
  
  此時周依依已經要給鄭嫻靜出氣的想法拋入了腦后,“那個這位妹妹,我要一瓶美白霜和抗皺霜。”
  
  “好的。”倪煙微微點頭。
  
  周依依撓了撓腦袋,接著道:“妹妹我能問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嗎?”
  
  她實在是太好奇了。
  
  “倪煙。”倪煙音調淺淺。
  
  “倪煙,真是個好名字呢!倪煙妹妹,是不是練過武啊?”周依依就地比劃了兩下,“你剛剛那樣真是太帥了!”
  
  倪煙笑著道:“謝謝。我是練過幾年的格斗和中華武術的。”
  
  前世為了自保,她苦練格斗和中華武術,沒想到最后還是被人暗算了。
  
  這一世,自從救了在大壩村那個高官之后,她的五感就變得敏銳起來,超乎常人的五感和格斗結合在一起,身手也變得厲害起來。
  
  周依依點頭,“原來是這樣。”
  
  門外鄭嫻靜越看越不對勁!
  
  周依依不是去找倪煙麻煩的嗎?怎么兩人還有說有笑起來了呢?
  
  周依依這個蠢貨!
  
  她到底在干嘛!
  
  鄭嫻靜緊緊咬著唇,恨不得沖進去,打周依依兩巴掌。
  
  不一會兒,周依依滿面笑容的走了回來,“嫻靜,你是不是搞錯了啊?我覺得你那個新妹妹人挺好的呀,長得漂亮,身手好,說話的聲音也好聽!能有個這么厲害的妹妹,如果我是你的話,我開心還來不及呢!”
  
  聞言,鄭嫻靜臉上滿是不可思議。
  
  到底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周依依會突然站到倪煙那邊,幫倪煙說話?
  
  鄭嫻靜的臉色變了又變,嘆了口氣,滿臉苦澀的道:“我就知道肯定是這個結果。”
  
  “什么結果?”周依依問道。
  
  鄭嫻靜苦笑一聲,“就因為她長得漂亮,所以她做什么都是對的......算了,我都習慣了.....”
  
  她這是在以退為進,重新將仇恨值拉回到倪煙身上。
  
  “不是,”周依依接著道:“我并不是因為你妹妹長得漂亮才幫她說話的,我是真的覺得,她那個人挺好的,不像個壞人。”
  
  鄭嫻靜低著頭,委屈萬分的道:“依依,你真的被她騙了!她就像一個披著人類外皮的毒蛇,稍微一個不注意,她就能給人致命的一擊,你沒有跟她相處過,我也能理解你。”
  
  “真的假的?”周依依瞇了瞇眼睛。
  
  她總覺得倪煙不是那種人。
  
  鄭嫻靜接著道:“你看,你現在都在質疑我的話了,你想想,咱倆同學這么長時間,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不管了不管了。”周依依接著道:“這彎彎道道的,繞的我頭疼,反正我挺喜歡你妹妹的,你討厭你的,我喜歡我的,咱倆互不相干就是。”
  
  鄭嫻靜緊緊咬著唇,心底滿是不甘。
  
  憑什么!
  
  倪煙憑什么搶走她的東西!
  
  先是搶走她的爺爺奶奶,現在連她的好朋友都要一起搶走!
  
  ......
  
  鄭家。
  
  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已經很久都沒有玩的這么開心過了。
  
  從公園回來,老兩口的臉上還掛著笑。
  
  剛巧這時管家帶著姜醫生進來。
  
  “老太太,姜醫生來了。”
  
  姜醫生每一個半月,都會給鄭老太太檢查一次身體。
  
  “小燕來了,”鄭老太太笑看倪煙,“煙煙,你過來,上次人太多,我忘記給你介紹你姜奶奶了。”
  
  倪煙應了一聲,走過進去,“姜奶奶。”
  
  姜醫生點點頭道:“這孩子長得真好看,阿青,像年輕的時候的你。”
  
  “是吧,我也覺得像!”鄭老太太的眼底的滿是慈祥。
  
  倪翠花端來果盤,“姜醫生吃水果。”
  
  鄭老太太道:“我和小燕是一輩子的好姐妹,婷婷,你得叫她姜姨。”
  
  “好的。”倪翠花抬頭看向姜醫生,“姜姨。”
  
  上次的認親會她也沒有仔細的去看姜醫生,今天這么一看,她覺得姜醫生好熟悉。
  
  特別熟悉!
  
  就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
  
  倪翠花瞇了瞇眼睛,可就是想不起來,她到底在哪里見過姜醫生。
  
  姜醫生不動聲色的從倪翠花身上移開視線,將醫藥箱擺在茶幾上,看著鄭老太太道:“阿青,咱們現在開始吧。聽玲玲說,你這段時間,身體好了不少。”
  
  鄭老太太點點頭,“是好了不少。”自從聽從倪煙的意見之后,她的咳嗽幾乎已經痊愈了,如今再讓姜醫生復診,只不過是不愿讓姜醫生多想。
  
  畢竟姜醫生跟她也是一輩子的老姐妹了。
  
  姜醫生帶上聽診器,然后又看了鄭老太太的舌苔和眼睛,然后道:“還有些炎癥,我再給你開些藥吧。”
  
  “好的。”鄭老太太點點頭。
  
  姜醫生從醫藥箱里拿出兩小瓶藥遞給鄭老太太,“這個膠囊是一天一次,一次一片。還有那個是外敷的,貼在肚皮眼上,一天一張。”
  
  鄭老太太逐一記下。
  
  姜醫生真準備離開的時候,剛好碰到端著人參湯往外走鄭玲玲,“姜姨來了。”
  
  “玲玲。”姜醫生笑著往這邊走,“怪不得剛剛在屋里沒見你呢,原來是給你媽燉人參湯去了,玲玲你可真是個有孝心的好孩子。”
  
  就在這時——
  
  “砰!”
  
  姜醫生一個沒站穩,直接打翻了鄭玲玲手上的人參湯。
  
  “對不起玲玲,沒燙著你吧?”姜醫生趕緊道歉,“這人上了年紀,眼神不好,都怪我......”
  
  鄭玲玲皺了皺眉,“沒事的姜姨,就兩碗人參湯而已,不要緊的。”
  
  姜醫生蹲下來,撿起碎片,“你媽現在身體已經痊愈的差不多了,在喝人參湯這么補的東西,也是有害無益,以后不用再給她燉了。”
  
  什么?
  
  鄭玲玲看著姜醫生,還以為自己這是出現了幻聽。
  
  姜醫生接著道:“人參雖然是大補的東西,可同時,它也是個藥材,俗話說,是藥都有三分毒,總之,你聽我的就對了。”
  
  鄭玲玲點點頭,“好的姜姨。”
  
  姜醫生拍了拍鄭玲玲的胳膊,“那我就先走了。”
  
  鄭玲玲趕緊放下手中的碎片,“我送您!”
  
  姜醫生看了看滿地的狼藉,“不用,你忙你的。”
  
  鄭玲玲趕緊讓傭人拿來拖把,把地上的湯汁拖的干干凈凈。
  
  倪煙站在大型古董花瓶后,將這一幕盡收眼底。
  
  鄭玲玲和姜醫生對話,聽起來好像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細細品來,又覺得全是疑點。
  
  是她想多了,還是這兩個本就有古怪?
  
  倪煙美眸微瞇,放輕腳步,往后廚的方向走去。
  
  鄭家的廚房很大,每天的生活垃圾更是有很多。
  
  她來的時候,剛好碰到傭人將剛剛的碎片扔到垃圾桶里。
  
  等傭人走后,倪煙從角落你走出來,撿起一塊碎片在鼻前聞了聞。
  
  的確是人參湯的味道。
  
  難道真是她想多了?
  
  倪煙沒有在這里久留,從口袋里拿出一塊手帕,將碎片包在手帕里,轉身離開。
  
  任誰也想不到,會有人拿走一塊破碗的碎片。
  
  晚上,倪煙去了一趟鄭老太太的臥室。
  
  “誰呀?”鄭老太太在屋里問道。
  
  “奶奶,是我,煙煙。”倪煙回答。
  
  下一秒,門開了。
  
  開門的人是鄭老爺子,“煙煙,快進來。”
  
  鄭老太太坐在沙發上,帶著老花鏡,不知道在看著什么,見倪煙進來,立即道:“煙煙,你快過來。”
  
  倪煙笑著走過去,這才發現,鄭老太太手里拿著一張三村黑白照片,照片上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嬰兒。
  
  鄭老太太笑著道:“煙煙,你看這孩子像不像云云呀?這就是你媽小的時候。”
  
  “真的嗎?”倪煙有些驚訝的接過照片,“這就是我媽小時候?別說,還真和云云挺像的。”
  
  鄭老太太接著道:“所以我那時候,第一眼看到小云云的時候,就知道這孩子以后肯定跟我有關系,這就是緣分呀!”
  
  看完照片,倪煙接著道:“奶奶,我問您個事兒。”
  
  “你說。”
  
  “您跟姜醫生是不是認識很久了?”倪煙問道。
  
  “對。”鄭老太太點點頭,“要算起來的話,我和她認識有三十多年了。”
  
  三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倪煙接著道:“她是咱們家的家庭醫生嗎?一直以來都是她在幫您調理身體?”
  
  “嗯。”鄭老太太接著點頭,“這些年我也多虧了她,煙煙,你姜奶奶無兒無女,怪可憐的,以后咱們能照應一點,就照應一點。”
  
  “好的。”倪煙接著道:“奶奶,那您是怎么認識姜醫生的啊?”
  
  “是這樣的......”
  
  鄭老太太回憶起了三十年前的那段過往。
  
  姜醫生也是好人。
  
  要不然不會橫跨太平洋,歷經千山萬水,將鄭玲玲送到鄭老太太身邊。
  
  三十年前世道不必現在,可想而知她一個女人,還帶著個孩子,有多么艱難。
  
  怪不得鄭老太太這么信任姜醫生,原來是有這么一個原因在。
  
  倪煙瞇了瞇眼睛,接著道:“奶奶,您能把今天姜醫生給您開的藥,讓我看一下嗎?”
  
  “我去給你拿。”鄭老爺子從沙發上站起來。
  
  片刻后,鄭老爺子將兩個白色的小瓶子遞給倪煙。
  
  倪煙很仔細的檢查了下這兩瓶藥,發現這就是兩瓶很普通的資料炎癥的藥。
  
  鄭老太太問道:“煙煙,你是不是發現了什么?”
  
  倪煙接著道:“奶奶,你還記得,您和爺爺第一次去京華村的時候,我就跟你們說過,你們體內的毒素很有可能是人為的嗎?”
  
  “記得。”鄭老太太點點頭,“可是你也說過,這些毒素也有可能是因為食物相克導致的。”
  
  語落,鄭老太太驚訝的道:“煙煙,你在懷疑姜醫生?”
  
  姜醫生根本就沒有動機。
  
  她為什么要下毒?
  
  倪煙道:“防人之心不可無,姜醫生雖然沒有動機,但是有一個人有,我回來的這些日子,不是有人總害怕我媽要跟她爭家產嗎?”
  
  倪煙直言不諱。
  
  雖然鄭玲玲隱藏的很好,但她逃不過倪煙的眼睛。
  
  倘若鄭玲玲真的是個好母親的話,她就不會將鄭嫻靜教成那樣。
  
  鄭老太太臉色一白,“玲玲這孩子,雖然是有點愛財,但她人不壞......”鄭玲玲送來那年才七歲,是鄭老太太一手將她養大,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在鄭老太太眼中,她和親生的也沒差了。
  
  鄭老太太不敢相信,她一手養大的孩子,會做出這種事。
  
  她是鄭玲玲的母親。
  
  一個女兒,會做出傷害母親的事情來嗎?
  
  “我也知道玲玲在顧忌什么,所以我早就擬好了遺囑,等我和你爺爺百年之后,鄭家的家產,你媽和你大姨一人一半,這些你大姨也是知道的,她們都是我的孩子,所以我會一視同仁......”鄭玲玲根本就沒有害她的必要。
  
  倪煙接著道:“奶奶,您先不要激動,我也只是猜測而已。”具體原因到底是什么,等她查明真相,這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鄭老爺子一言未發,好像在思考著些什么。
  
  和鄭老爺子鄭老太太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倪煙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回房的途中,她從鄭素玉的房間經過。
  
  聽到鄭素玉的房間里一陣噼里啪啦的亂響。
  
  倪煙停住腳步,去敲門,“姑奶奶,姑奶奶,您沒事吧?”
  
  屋里的聲音好像逐漸小了一點。
  
  “姑奶奶,您開下門。”
  
  這次,屋里的聲音徹底的沒有了。
  
  倪煙微微蹙眉,鄭素玉腦子不清醒,萬一在屋里做出什么傷害自己的行為就不好了,她手上蓄力,直接擰開了房門,往里面走去。
  
  鄭素玉的房間很大,最外面是個小廳,往里面走才是臥室。
  
  雖然倪煙剛剛在外面聽見了不小的動靜聲,但是房間里的擺設卻是整整齊齊的,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姑奶奶?”倪煙往里面走著。
  
  就在這時,鄭玲玲從里面走出來,“煙煙怎么來了?你姑奶奶剛剛病情發作,現在六親不認,你趕快離開,別讓她傷到你了!”
  
  “大姨?”倪煙微微一愣。
  
  “咱們快出去吧。”鄭玲玲挽住倪煙的手腕。
  
  倪煙不著痕跡地推開鄭玲玲的手,往臥室里面走。
  
  鄭玲玲跟上倪煙的腳步,“煙煙,你可要小心一點啊,萬一你姑奶奶傷到你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從臥室里面沖出來。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騙子!你們都是大騙子!”
  
  倪煙靈巧的避開,伸手握住鄭素玉的手,“姑奶奶,您冷靜些。”
  
  “殺了你!殺了你!”鄭素玉哪里能冷靜的下來。
  
  無奈之下,倪煙只好再次在她勞宮穴上扎了一針。
  
  鄭素玉這才安靜下來。
  
  可就算是安靜下來了,鄭素玉還是沒有不具備思考能力,雙眼呆滯無聲,額頭上帶著傷。
  
  “這是怎么回事?”倪煙問道。
  
  鄭玲玲道:“你姑奶奶的病發作起來,不但打別人,還傷害自己,她身上可不止額頭上這一處傷,還有別的地方也有傷。”
  
  說著,鄭玲玲捋起鄭素玉的衣袖,只見鄭素玉的手臂上全是傷痕。
  
  “這些都是你姑奶奶自己弄的。”
  
  就在這時,鄭素玉突然收回手臂,一把抱住倪煙,哭著道:“嫂子!疼!素玉好疼!有鬼,有鬼想害素玉!”
  
  倪煙愣了一下。
  
  鄭素玉這是把自己當成鄭老太太了?
  
  “姑奶奶,不哭了,我來給你上藥好不好?”
  
  也不知道是倪煙的哪句話再次刺激到了鄭素玉,她一把推開倪煙,驚恐的尖叫,“啊!不要這樣!我沒病,我不喝藥!沒病,我沒病......”
  
  鄭素玉一邊說著,一邊往后倒退著,最后躲在桌子底下,朝四周張望著。
  
  倪煙微微蹙眉,鄭素玉的病不是先天的,而是后天的。
  
  那她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樣刺激,才變成現在這樣的呢?
  
  她說有鬼想害她,是不是代表著,那個‘鬼’就是幕后害她的人呢?
  
  倪煙蹲下來,平視著鄭素玉,“姑奶奶,您先出來好不好?您放心,我是不會傷害您的。”
  
  “鬼!你是鬼!你別過來!不要過來!”鄭素玉不住的往后退縮著,看著倪煙的眼睛里滿是驚恐,表情非常痛苦。
  
  鄭玲玲在一旁道:“煙煙,你姑奶奶的情況現在非常不好,咱們還是出去吧,別刺激到她了。”
  
  無奈之下,倪煙只好先離開。
  
  倪煙回房后,坐在書桌前,用筆畫出鄭家的人物關系圖。
  
  鄭素玉為什么會瘋?
  
  鄭老太太和鄭老爺子體內的毒素從何而來?
  
  姜醫生在其中充當著什么角色?
  
  畫好圖紙之后,倪煙突然發現,除了鄭玲玲之外,還有鄭勝和鄭高這兩家人,也在覬覦著鄭家的家產,事情好像越來越復雜了。
  
  也許,鄭素玉會是問題的突破口,看來,得早點找到師傅才行。
  
  倪煙抬頭看向窗外,夜色越來越深,天空中也沒幾顆星星,倪煙伸手拉上窗簾,轉身去床上睡覺。
  
  在鄭家呆了幾天,倪翠花打算帶著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去京華村住幾天。
  
  來鄭家這么多天了,她也想自己的小家了。
  
  鄭老太太道:“好啊,鄉下的空氣好,去小住幾天也是不錯的。”
  
  “咱們把素玉姑姑也帶上。”倪翠花接著道。
  
  “帶上素玉姑姑?”鄭玲玲道:“蘇玉姑姑身體不好,萬一她在鄉下發病了怎么辦?還是我在家里照顧她吧。”
  
  倪翠花笑著道:“沒關系的,鄉下地方大,換個新環境,也許還會利于素玉姑姑的病情呢。”
  
  鄭玲玲還想再說些什么,鄭老太太道:“婷婷,那就按你說的吧,咱們帶著素玉一起去。”
  
  難得倪翠花有這份心。
  
  鄭玲玲瞇了瞇眼睛,接著道:“媽,那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吧。”
  
  鄭老太太道:“玲玲,要不你就下次再去吧,要不然我們都走了,家里沒個人也不行。”
  
  諾大的鄭家,沒個主事的怎么行呢?
  
  雖然家里還有孫武在,但是孫武在鄭老太太的眼中,和米蟲沒有什么區別。
  
  聞言,鄭玲玲在心中冷哼一聲。
  
  這就是所謂的有了親生的,就忘了養女。
  
  他們都出去玩,憑什么讓她一個人留在家里,她是一條看門狗嗎?
  
  萬一鄭老太太背著她,把鄭家的家產全部給倪翠花了怎么辦?
  
  死老太婆!
  
  “那我讓嫻靜跟你們一起去吧。”鄭玲玲接著道。
  
  鄭老太太道:“嫻靜不是在上學嗎?”
  
  鄭玲玲道:“反正她都已經上大學了,偶爾缺幾天課沒關系的。”
  
  鄭老太太微微皺眉的道:“這怎么行呢!孩子念書就得好好念書,怎么能無緣無故的缺課!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子。”
  
  聞言,鄭玲玲心中升起一股無名之火。
  
  這說來說去,他們無非就是不想讓自己去。
  
  鄭玲玲接著道:“媽,您說得對,學生確實應該以學業為重,是我考慮不周。”
  
  鄭老太太點點頭,“玲玲,你能想通這個理就行,那這幾天就辛苦你了,我們很快就回來。”
  
  得知倪翠花找到了失蹤多年的父母和家人,京華村的村民非常開心,他們剛到村口,原本的寂靜的小村莊,就響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聲,放鞭炮,是一種慶祝的方式,也是村民們表達心意最好的辦法。
  
  “煙煙媽,恭喜啊。”
  
  “恭喜恭喜!”
  
  “我說煙煙媽咋長得那么漂亮呢,原來是大戶人家的小姐。”
  
  倪翠花感動的道:“謝謝大家,一會兒大家晚上都來我家吃晚飯,咱們一起熱鬧一下。”
  
  中午是來不及了,只能讓大家來吃晚飯了。
  
  倪翠花回去便開始準備晚上飯菜,因為在鄭家呆了好些天,家里已經沒有存糧了,倪翠花便讓上官德輝去市里買。
  
  “德輝,記得多買些肉,然后煙酒什么的也要多買些。”倪翠花囑咐上官德輝。
  
  上官德輝點點頭,“好的,我知道了。”
  
  于此同時,另一邊。
  
  王澤漆拿著一疊資料,輕輕敲著杜爺的房門,“杜爺。”
  
  “進來吧。”半晌,從屋里傳過來一道身影。
  
  王澤漆推開門,往里面走去,走到一道珠簾前停下。
  
  杜爺就在珠簾的另一邊。
  
  “杜爺,人找到了。”王澤漆道。
  
  聞言,空氣中安靜了一瞬,隨后,珠簾被一只骨節分明的手挑開,杜爺從珠簾后走出來,“是誰?”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