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女裝偵探 > 第1章 姚楠之死

第1章 姚楠之死


  [我叫巴果,嗯,如你們所見,我是個宅男!]巴果雙眼滿是厚重,整個人顯得很是頹廢地看著眼前的電腦。嘴里不斷地打著哈欠,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整個人有些疲憊地站了起來,看了看窗外,嘀咕道:“又天亮了嗎?去吃個早餐,再來睡覺吧?!?br/>  “嗯嗯……”巴果來到了洗手間,一邊刷著牙,一邊哼著不知道是什么歌的調子。
  “啪!啪!”就在這時,宿舍門的大門,被人拍響了。
  “奇怪,先不說這一層的人,大多都離開了。就單單說,這時間點也太早了吧。他們都應該還在睡覺,怎么可能來敲我的門?如果是宿舍的其他人回來了,按理說,他們也應該有鑰匙啊,怎么會敲門呢?”巴果嘀咕了一聲之后,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伴隨著門外的敲門聲漸漸大聲起來,巴果無奈之下,只好去開門了。
  這里是學校的內部,而且,他還是一個男生,倒也不怕會出什么事情。更何況,在學校內部,搶劫應該不會有,偷盜倒是有可能。但是,小偷也不可能發出這么大的聲響啊。
  打開門之后,巴果愣了一下。因為在門外,是一個美女,一個超級美女。雖然說,在學校里面,也有著所謂的?;ù嬖?,平日里多多走動的話,倒也不是能夠在路上遇到過。不過,像是門外這么漂亮的女孩子,巴果還是第一次見。最主要的是,這一個美女,出現在了他的宿舍門外,而且,穿著警服。
  美女朝著巴果微微笑道:“你好,請問你是巴果先生嗎?”
  “嗯,是,我是。請問,警察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在看到這一個美女之后,巴果的第一時間,是感覺到漂亮。第二時間,就是心慌。畢竟,在沒做好事的情況下,警察還找了上門,總感覺是自己做了某種壞事一般。
  夏薇笑道:“我叫夏薇,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一下。話說,你不請我進去嗎?”
  “請進!”聽到夏薇這么一說了,巴果這才猛然驚覺,先別說把人家堵在門口是一件不禮貌的事情,就單單說,如果她想要說的事情,是某些別人不能知道的事情的話,在這門口談論的話,也不是很好。M更^(新最{快\J上酷U匠…網w0?^
  “你這么簡單就讓人進來了?你的警惕性還真不高!話說,萬一我要是一個假扮警察的入室殺人犯的話,你該怎么辦?”夏薇一邊走了進來,一邊掃了掃整個寢室,最終,在巴果將其中一大堆衣物扔到一處已經離開了宿舍的舍友的床上之后,將騰出來的椅子拿給了夏薇。她,這才坐了下來。
  巴果分析了一下說道:“入室殺人犯,可不會來這里!這里是學生宿舍,能有多少值錢的東西?而且,學校內人流量密集。如果真的出事了,就算第一時間沒抓住,也肯定會留下很多的線索。更不用說,一位身穿著警服,身材動人,長相美麗的女孩子。這在人群中,幾乎都算是鶴立雞群的了。所以說,我覺得,你不太像是入室殺人犯!”
  夏薇攤了攤雙手說道:“我只能說,你這是普通人的邏輯。真要是入室殺人犯的話,長什么樣子,去哪里都有可能!”
  巴果神色古怪地說道:“話說,夏小姐,你該不會就是想要來和我討論這件事情的吧?”
  “瞧我,把事情給忘了?!毕霓甭勓?,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凝重地朝著巴果問道:“巴果先生,你,應該認識姚楠先生吧?”
  “是的,姚楠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舍友,怎么了嗎?難道是他出事了?”巴果聞言,眉頭一皺,臉上隱隱露出了擔憂之色。
  夏薇神色沉重的說道:“姚楠死了,三天前,姚楠和一個女孩子在廣場上逛街的時候,被一個人當街捅死了?!?br/>  在其說完的一瞬間,夏薇能夠感受到,房間之中的氣溫。似乎從原本還有些舒適的溫度,一下子,變成了嚴冬一般。
  巴果雙眼之中,閃爍著一絲危險的光芒,神色冰冷的說道:“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在夏薇說起姚楠的時候,巴果的眼底深處,也是不由得閃過了一絲追憶。他和姚楠相識在高一,那時候,姚楠才剛剛轉學過來。但因為其家境優越,并且很會做人的關系,很快的,就和同學們打成一片了。
  那時候的巴果,基本算是學校鄙視鏈的最底層。說真的,巴果到現在,也想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會在最底層?;蛘哒f,他想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鄙視鏈這東西。
  后來,姚楠主動上前,和他交流。因為姚楠的關系,雖然其他同學依舊不怎么待見巴果,但最少,也只是當成了陌生人罷了,沒有再繼續鄙視下去。
  在那之后,巴果和姚楠的關系越來越好。直到在高考結束之后,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學。又因為報了同樣的專業和同時去報道的,所以,最后又分配在了同一間宿舍,當了三年多的舍友。
  這一所大學,是四年級制的。但基本上,大四這一學年,就是用來實習的,基本大四的學生,就已經不在學校了。而有能力的,基本上在大三第一學期就走了,也有一些,在大三第二學期就走了。而巴果現在所處的時間段,就是大三第二學期。
  姚楠因為成績優秀的關系,所以在大三第一學期,通過了申請之后,就已經離開學校了。而巴果因為暫時還沒有找到實習單位,并且因為現在還是大三第二學期的關系,所以還留在學校里面,沒有離開。
  一個學期,也就幾個月而已。巴果每隔一段時間,還會和姚楠聊一次天。甚至偶爾姚楠有空回學校了,兩個人也會聚聚。但巴果沒想到,轉眼間,就已經是天人兩隔了。
  “我們詢問過那一個兇手了,他說,他也只是一時沖動罷了。而且,他誤以為姚楠先生給他帶了綠帽子,再加上喝了酒之后,這才……”夏薇說到最后,反而是不敢說完了。因為,她發現,巴果的雙眼之中,滿是通紅的血絲。身體也是在不斷的顫動著,仿佛是在壓抑著怒氣一般。
  “多謝通知了!”巴果聞言,閉上了雙眼,良久,仿佛好像是“釋然”了一般,睜開了雙眼,整個人很是低沉。
  “實際上,我并不是來通知你的?!毕霓闭f到這里之后,整個人站了起來,滿臉鄭重地說道:“巴果先生,我來這里,是想要問你,姚楠先生,有什么仇人嗎?又或者說,和他關系不好的人?!?br/>  巴果皺著眉頭,眼底的深處隱含著一絲怒火說道:“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兇手不是已經抓到了嗎?”
  夏薇沉吟了一下,神色慎重地說道:“說實話,兇手的確是抓到了。但是,我作為警察的敏銳觸感卻是告訴我,這兇手的背后,還有人!”
  “觸感……那就是猜測咯?”巴果陰沉著一張臉看著夏薇說道:“我憑什么相信你?”
  夏薇在一旁大聲喝道:“巴果先生,你和姚楠先生是好朋友對吧。雖然說,我們已經抓住了兇手了。但是,如果還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那一個兇手的背后還有人的話,難道你不想給你朋友報仇嗎?”
  巴果聞言,又一次閉上了雙眼,整個人仿佛正在被火焰燃燒一般,整張臉,隱隱有著一絲猙獰的感覺。夏薇看著這一幕,并沒有出聲,只是咬了咬牙,看著他。良久,巴果雙眼緩緩睜開,緩緩站了起來說道:“我可以幫你,但我有一個條件!”
  夏薇愣了一下,但還是雙眼露出明亮之色,嘴角隱隱有著一絲的輕松之色地點了點頭問道:“什么條件?”
  巴果一臉正經而又鄭重地說道:“我需要參與調查,我想要親自找出那一個幕后的人,哪怕,這一個幕后的人,并不存在,我也想要,盡一份力!”
  其雙眼之中,滿是堅決和不容拒絕之色。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夏薇,一直盯著她,使得夏薇不得不轉過了身子。
  夏薇語氣有些坎坷地說道:“丑話先說在前頭,這只是我的猜測,而局里已經決定定案了?,F在是星期六,我只能給我們爭取到兩天的時間。如果,我的猜測錯了,又或者在兩天之內,沒找到真正的兇手的話……”
  “無妨!”背對著巴果的夏薇,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只是聽到兩個平淡無奇的字而已,卻仿佛在其身后覺醒一只猛獸一般。
  “既然這樣的話,時間不等人,那我們還是快點去找線索吧?!毕霓闭f著,就朝著門外走了過去。
  “你在門口等我一下,我找點東西!”巴果看著夏薇的背影,說了一下。夏薇雖然不知道巴果要找什么東西,但也沒有說,徑直走到了門外,并且貼心地把門關了上去。
  在夏薇出去之后,巴果瞥了一眼儲物柜,沉默了一下之后,就面無表情地走了過去。在那里面,翻出了一樣東西,看了一眼之后,在沉默中,將它裝到了一旁的背包里面。然后,背著一個背后,向著門外而去。
  巴果,他,有一個秘密!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