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阿杰的話,蘇淼有些尷尬,抿了抿嘴角,跟在他身后進入病房。
  等踏進病房,才發現,除了陸簡言之外,還有一個人現在病床前,是一個女人。
  寧漫。
  -
  她身姿纖細高挑,皮膚白皙。上身穿著一件橫條紋的上衣衫,喇叭袖。下面是高腰牛仔短褲,一雙長腿又細又直。脖頸的曲線十分優美,似巴黎舞者一般修長。面容精致,微微抬著下顎,眼尾挑過來。
  像朵燃燒的玫瑰一般,狂烈,奪目。
  ……
  蘇淼詫異了下。
  這個時候她不是應該在飛機上么。
  她目光往里面看,落在陸簡言身上,一下子全明白了。
  “寧漫姐,你什么時候過來的呀?”阿杰率先開口。
  “剛來沒多久?!彼f完,目光落在了蘇淼的身上,見蘇淼和她對視,又不留痕跡的移開了目光,看著病床上的陸簡言,紅唇道:“那我先走了,他們還在樓下等我?!?br/>  陸簡言阿杰道:“你去送一下?!?br/>  “好嘞?!卑⒔軕?。
  “不用,我自己下去?!彼齼炑诺霓D身,往外走。
  “寧漫姐,我還是送送你吧,剛才上來的時候,我看到樓下蹲了好多記者?!卑⒔苷f完,幫她開了門。
  聞言,寧漫不再拒絕,微微頷首。
  兩人走后,房間里只剩蘇淼和陸簡言。
  -
  病房的空間很大,朝南,采光極好。窗戶開著,風吹進來,將插在瓶子里的花朵吹的花瓣晃動。
  陸簡言靠在床上,對她道:“坐?!?br/>  他穿著棉質的白色立領襯衫,袖口挽了兩圈。黑色的褲子,右腿的褲腳被卷起來,下面是一塊白色的石膏。
  蘇淼坐下后,目光落在那只打了石膏的右腿,咬了下唇瓣,輕問:“你……嚴重么?”除了一只腿骨折之外,蘇淼看到他露出的小臂上還有一塊擦傷,面積大小不明,隱在袖子內。
  陸簡言順著她的目光看了下手臂,“還好,只是看著比較嚴重?!?br/>  蘇淼沒說話,收回目光。
  陸簡言看她腦袋微垂,淡淡的開口道:“什么時候來的B市?”
  蘇淼回答:“昨天到的?!?br/>  陸簡言“嗯”了一聲,“過來玩么?”
  蘇淼搖頭,“不是,和一個動漫公司合作,過來工作的?!闭f完,又道:“剛好朋友的公寓就在附近,所以想過來看看你?!?br/>  陸簡言舔了下唇瓣,感覺喉嚨有些干。
  剛動身體,蘇淼便察覺,起身:“要喝水么?我幫你倒?!彼龑⑺節M,遞給他。待到他喝了幾口后,又放回桌上。
  “謝謝?!?br/>  他看了眼墻壁上的時鐘,已經快到六點了,“肚子餓么?”
  蘇淼反問:“你餓了么?我去給你買飯?!?br/>  陸簡言搖頭:“不用,阿杰還沒回來,打電話讓他去買就好了?”
  “你想吃什么?”他看著她。
  難道醫院的營養餐還可以點菜?蘇淼剛想問出口倏地想到,以陸簡言的口叼,大概是從外面買飯回來吃。
  “不用了,我等下回去的路上買點東西吃就好了?!彼沁^來看望病人的,結果卻在這里吃上了飯,多不好。而且,以陸簡言的身份來說,后面可能還會又其他的人過來探病,要是撞見了,她是無所謂,但是對于他來說,就麻煩大了。
  陸簡言沒在繼續說話,拿過手機,手指迅速的打字,然后發送成功。
  蘇淼想,應該是在個阿杰發短信帶飯。
  ……
  空氣有些安靜,蘇淼乖巧的坐在位置上,手捏著手機,不知道怎么找話題。
  她想到上次在S市的時候,問陸簡言在拍攝中會不會有危險,結果這次真的就出事了,還真是烏鴉嘴。
  陸簡言見她眉頭蹙著,表情有些自惱,問她:“想什么呢?”
  蘇淼回神,尷尬的笑了下:“還記得我上次問你拍攝會不會有危險么……”
  她話沒說完,陸簡言打斷道:“漫畫家是不是都腦洞特別大?”
  沒來由的一句話讓蘇淼一怔,她眨眨眼睛,很是疑惑:“???你說什么?”
  陸簡言嘴角漫不經心的勾起弧度,“不然你為什么會有那樣的想法?”
  蘇淼倏地一囧,臉頰有些發熱。
  “不是,我就是……”她磕磕絆絆,詞不成句,掙扎了半天,沒再說出一個字。
  陸簡言也不著急,安靜的看著她。
  那雙漂亮的眸子泛著水潤,漆黑透亮,堪比落入潭中的星辰,璀璨奪目。
  看著她,帶著七分專注。
  這雙眼睛可真好看。
  正出神的空檔,阿杰已經買好了飯,推門進來打破了剛才尷尬的氣氛,蘇淼心里把他好好謝了一遍。
  等到阿杰撐起小桌子,布置好飯菜后,將另一份米飯遞給她:“蘇小姐,你的飯?!?br/>  蘇淼詫異,“不是,我沒有說啊?!?br/>  陸簡言淡淡的看過來,“都已經買好了,過來一起吃?!?br/>  蘇淼將后面要說的話悉數又吞了回去,只能應下。接過米飯的同時,問阿杰:“你吃過了么?”
  阿杰“嘿嘿”笑了幾聲:“我早就吃過了?!?br/>  蘇淼“哦”了一聲,將凳子挪到了床邊坐著。
  -
  三菜一湯,共四道。
  陸簡言現在只能吃清淡的,阿杰給他買了一份香菇瘦肉粥,所以這四樣菜都是為她準備的。
  蘇淼頓時覺得不好意思。
  她怎么到處蹭陸簡言的飯吃?明明今天她是過來探病的吖!
  見蘇淼低頭扒著飯,陸簡言看了眼桌上的菜,目光落在那道四喜丸子上。
  那次在她家吃火鍋時,她買了好多丸子一類的食物,似乎很愛吃丸子。
  “菜不合胃口?”
  “沒有沒有?!碧K淼迅速搖頭。
  “很好吃?!闭f完,她夾了一顆丸子放進碗里,低頭吃著。
  陸簡言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
  ……
  等到吃完后,蘇淼有些撐,將殘羹飯局收拾好,去洗手間洗了手,再出來的時候,看到陸簡言靠在床上,手里拿著一本書,十分專注的看著。
  蘇淼頓了下,抬手看了眼時間。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近兩個小時。
  蘇淼捏了捏指尖,走過去,向他告辭……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