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關了近一個多星期,終于湊夠了一大塊肥肉,掃給了嗚嗚。
  嗚嗚收到的時候,目瞪口呆:牛逼啊,你這是走腎的節奏??!
  蘇淼笑。
  -
  《神之封印》恢復更新當天,面對著突如其來的愛的暴風雪,粉絲們被炸的翻了又翻,確定系統沒出問題后,開始各種花式表白丸子,十分的熱鬧。
  蘇淼握著鼠標,翻滾了幾頁評論。
  桌角上,手機倏地想起了鈴聲。
  她點了接聽,安泠的聲音傳過來:“淼淼,下午出來唄,剛好有時間,你不是要做頭發么?”
  蘇淼沒問題:“可以啊,幾點?”
  “四點吧,我下班,你直接過來,就樓下的咖啡廳等我好了?!?br/>  “行啊,我OK?!?br/>  約好時間,安泠又和她聊了兩句,掛了電話。
  下午三點,蘇淼收拾好,拿著鑰匙出門。
  進入十二月后,整個S市氣溫迅速下降,北風刺骨。
  蘇淼里面穿著件薄款絨毛衛衣,外面套了件墨綠色飛行員夾克棉服。黑色修身牛仔褲,一雙同款色馬丁靴。整套搭下來,有種淡淡的歐美嘻哈風。
  地鐵上擠滿了人,她找了個縫隙鉆進去,靠著車壁站好,低頭刷著手機。
  半個小時后,到站。順著人波又被擠了下去。
  安泠還沒有下班,蘇淼坐在她說的那家咖啡廳坐著,點了杯可可卡布奇諾,給安泠發了微信。
  消息放發送完畢,后臺叮咚進來一條消息聲。
  新的好友添加。
  蘇淼一怔,點開一看。
  頭像上,男人背影挺拔,站在圣路易主教座堂前。
  備注:喬一航
  蘇淼:“???”
  不認識,這人誰???!
  她盯著三個字的名字,在腦庫里尋找了半天,無果。
  算了,大概是什么陌生人的約友。
  蘇淼將手機擱在一旁,一邊喝咖啡,一邊看著窗外的行人。
  大約二十分鐘分鐘,安泠戴著巨大的墨鏡,推開了咖啡廳的門,一眼就看見了坐在角落里的蘇淼。
  她拉開對面的位置坐下,找來服務員,要了杯同樣的咖啡。
  細白的手指,棗紅色美甲,捏著墨鏡一邊的鏡面輕輕一推,露出眸子,微微細瞇著,將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語氣是不加以掩飾的嫌棄:“你這是什么裝扮?”
  蘇淼低頭看了看,笑道:“酷吧?最近不是很流行嘻哈么?”
  她這件飛行員的夾克還是某男星同款呢!很火的!
  安泠嗤笑:“實在是欣賞不動?!?br/>  蘇淼:“……”
  她不想和她說話了。
  錯開話題,她問:“等下要去干嘛?吃飯?”
  “我們公司一小姑娘給我推薦了一家日式料理,待會帶去你吃吃看?!卑层稣UQ劬?。
  “你開車?”蘇淼問。
  安泠神秘的笑了下,沒說話。
  等后面,蘇淼看著那輛黑色的頂配卡宴,詫異道:“你什么時候買的這輛車?”
  安泠吹了下指甲,“不是我買的,勞森送我的?!?br/>  蘇淼咋舌。
  果然,有錢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樣。
  “我也是今天才開出來的,上車?!卑层龃蜷_車門:“走,姐姐帶你去兜風?!?br/>  蘇淼笑著上車,坐下。
  不得不說,好車坐車來,感覺就是不一樣。
  系好安全帶后,安泠油門一踩,車就迅速行駛起來。
  -
  安泠說的那家日式料理距離不遠,沒過一會兒就到了。
  名の屋。
  外形裝修十分日式。
  蘇淼和安泠一進去,就有穿著日系服飾服務員迎上來,領著兩人往里面走,尋了一間安靜的包廂。
  榻榻米、天井、樟子紙和熏香,細微精致。
  安泠在為月底的兩場頒獎典禮的主持減肥,不敢太多,只點了一份蔬菜色拉、碳烤牛舌和蘇打水。蘇淼無所畏懼,一份辛豚骨拉面、牛小排、烤秋刀魚、黃油煎三文魚,再加一杯藍莓彈珠。
  暖氣很足。
  蘇淼脫了外面那層夾克,穿著衛衣,盤腿坐在榻榻米上。
  “環境還不錯?!卑层鏊闹艽蛄苛艘槐?。
  蘇淼贊同:“是挺不錯的,不知道東西味道怎么樣?”
  上食的速度是快的,不過片刻,便齊了。
  面熱的,有些燙。蘇淼先把它置在一旁,涼著。倒是用筷子夾了一小塊三文魚,入口酥香,口感極好。
  “你嘗嘗著三文魚?!碧K淼對安泠道。
  安泠嘗了一口,點頭攢道:“好吃?!?br/>  蘇淼瞇眼,又夾了一塊牛小排,蘸了醬汁,肉嫩汁鮮。
  不得不說,這一頓,滿足了口腹之欲。
  安泠不敢多吃,將蔬菜色拉吃完了,牛舌只吃了三片,剩下的三片進了蘇淼的肚子。
  等到吃完,蘇淼是徹底吃撐了。
  安泠笑她傻,“吃不下就不要硬吃,現在難受了吧?!?br/>  蘇淼揉著肚子,只能道“還好”。
  ……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
  蘇淼出來的時候,被凍的打了個哆嗦。哈了一口氣,迅速鉆上車。
  夜晚十分,星橋火樹,景色也是極美的。
  “到了,就是這家?!卑层鐾:密?。
  工作室從外形上看,倒是十分的簡單低調。
  安泠推開門,迎面撲過來的是淡淡的香水的味道,有點甜。
  “AnLing!”一男人在看到安泠后,表情有些驚訝:“怎么今天突然過來了?也沒打招呼?”他說完,看了眼她身旁的蘇淼。
  安泠笑了下:“我朋友,蘇淼?!?br/>  “這是布恩?!?br/>  蘇淼很禮貌的微笑,露出八顆牙齒:“你好?!?br/>  布恩笑:“還真是個漂亮寶貝?!?br/>  蘇淼又笑了下。
  安泠:“現在有空么?給她做個發型?!?br/>  布恩轉動著手上的梳子,領著兩個人往里面走:“你問的話,自然是有時間的,”
  他回頭看了眼蘇淼:“想做什么樣的發型?”
  蘇淼:“卷發?!?br/>  布恩聞言后,安靜的盯著她的臉看了好一會兒。
  蘇淼被盯的有些尷尬。
  “他在看你適合什么樣的卷發?!卑层鼋忉?。
  布恩挑眉。
  “先坐下?!彼驹诤竺?,從鏡子里面看著她們:“要喝么?我這里有茶,也有酒?!?br/>  “茶就好了?!卑层龌氐?。
  布恩招手,一個年輕的小姑娘走了過來,他吩咐了兩句,那姑娘慣有迅速的退下去了。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