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殺手老婆是女王 > 第二十四章 留下來

第二十四章 留下來


  洛熙閉上眼睛,那個印記她記得,但她不想看到云言君這樣的神情,她害怕自己會沖動會心軟,這么多年來,她從來沒有忘記過他。
  她愛他,卻不敢接近他。
  洛熙即使面上沒有任何反應,但是她的心在顫抖,這么多年,她堂堂一個修羅王,一個殺人無數的劊子手,有多久沒有這樣,迫切地想要逃避。
  云言君明白洛熙這是在拒絕他,但是這么多年他終于再次見到心愛的人,他絕不會再讓她離開,從他面前消失。
  這十幾年來,洛熙的身影一直會出現在他的夢中,夢里的洛熙渾身是血,精致的面孔布滿淚痕,驚恐的向他喊:阿言,救我,救救我。
  云言君總是被這樣的噩夢驚醒,讓后就再也睡不著,拿著洛熙的照片,一看就是整晚,久而久之,他開始失眠,每次都要吃安眠藥才能勉強入睡,然后半夜再被驚醒。
  昨晚,雖然兩人瘋狂了一整晚,但卻是云言君這十幾年來最開心的一晚,他不僅找到了丟失已久的寶貝,還與其同床共枕相擁而眠,這對他來說就像做夢一樣,他很害怕很不安,即使洛熙依舊躺在他的臂彎里。
  云言君吻了吻洛熙的眉心,下一刻,洛熙驟然睜開眼睛,那冰冷目光就像是利刃一般狠狠地刮著云言君的心臟,痛的無法言表。
  洛熙冷冷地看著云言君,聲音極其淡漠,“你做什么?!?br/>  “我,”云言君抿了抿好看的薄唇,注意到兩人都是赤裸著身子,洛熙那柔軟而富有彈性的軀體因為他的摟抱而緊貼著自己,青紫的吻痕劇烈的刺激著他的神經。
  頓時,云言君覺得口干舌燥,慌亂的撇開眼神,“你身體感覺怎么樣,還好么?!?br/>  一提到身體,洛熙就有一種想要殺人的沖動,但奈何她現在渾身癱軟,完全動不了,洛熙面色尷尬,“動,動不了?!?br/>  “動不了!”云言君更慌了,他很擔心昨晚是不是傷到洛熙,再加上洛熙腿上還有傷,云言君立馬從床上坐起來,“洛,洛洛,你等一下,我馬上就叫醫生來,你還有沒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br/>  洛熙看著眼前慌手慌腳的男人,難得的面色通紅,但不是害羞,而是被氣的。
  “閉嘴,”洛熙厲聲喝道,但是嗓音卻極其喑啞,一點威嚇力都沒有,反倒是極為撩人。
  這一聲厲喝,讓原本就在壓抑的云言君直接有了反應。
  因為云言君背對著洛熙,所以并不知道云言君是個怎樣的反應,只看到云言君僵在床邊的背影,“夠了,我不過是有些脫力,不用叫醫生?!?br/>  云言君慌亂的點點頭,道聲好,緊張感充斥著他的大腦,昨晚雖然他和洛熙發生了關系,但那是在洛熙中藥意識模糊且主動的結果,現在看到清醒的洛熙,云言君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赤裸著身子急忙跑進了浴室沖涼水澡。
  洛熙不知道云言君在想什么,也不關心,她現在只想快點恢復力量,這種無法控制的感覺讓她很不安。
  洛熙嘗試著做起來,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卻讓她極為吃力,肌肉的酸疼無力感讓她無法好好的掌控身體,當她坐起來的時候,光潔的額頭已布滿了細密的汗珠,而被子也因洛熙的動作從肩頭滑下。
  云言君沖完澡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個金發美人身體**的畫面,剛剛勉強壓下去的欲望被迅速點燃,立刻轉身有竄進了浴室,洗冷水澡。
  洛熙嘴角抽了抽,耳尖微紅。
  拿起床頭的鬧鐘,已經下午三點多了,那么她是已經睡了大半天了,難怪肚子這么餓,還有那該死的催情異能,威力竟然這么強。
  而且――
  洛熙環視了眼房間,看起來她是直接被云言君給帶出來了,她消失了這么久,齊麟他們會很擔心,她必須要盡快與他們取得聯系,但是憑她現在的身體狀況連下床都很難,更不要說離開了,再加上腿上的傷,情況有些棘手啊。
  洛熙忍著肌肉的酸痛感,不停的活動著四肢關節,骨頭噼里啪啦的響聲聽著讓人有些頭皮發麻。
  在洛熙運動的時候,云言君穿著浴袍從浴室中出來,這一次就沒有什么裸體了,洛熙在門把手響動的時候就迅速鉆進了被窩里,云言君什么都沒有看見。
  云言君拿著浴巾走到洛熙身邊,將浴巾包著洛熙抱起。
  “你干什么?”洛熙警惕的看著云言君。
  “沒什么,”云言君笑得溫雅,“乖,別動,浴室的水我已經放好了,你去泡一會吧,會舒服一些?!?br/>  洛熙偏過頭,不去看云言君那張溫文爾雅的俊臉,“嗯?!?br/>  洛熙泡在浴缸里,除了那條受傷的腿,溫熱的水將洛熙包圍,身體的酸痛感也消散了許多,洛熙忍不住喟嘆一聲,動了動身子,雖然肌肉還有些疲憊但行動已經沒有問題了。
  洛熙從浴室中出來,沒有看到云言君的身影,床上放著一套簡潔的白色連衣長裙。
  洛熙眸光微閃,拿起長裙穿在身上。
  樓下,云言君正在廚房里忙的不亦樂乎。
  洛熙一下樓就看見一個穿著蕾絲花邊的粉紅圍裙的男人,手中拿著鍋鏟,熟練的炒著菜,洛熙在嘴角微揚。
  云言君轉過身的時候,剛好看到了站在樓梯上的洛熙,他一直知道洛熙穿白色很美,但看到的時候還是被驚艷到了。
  窗外的陽光射入房間,金色的長發反射著金色的光暈,陽光照著洛熙的側臉,使洛熙半面暴露在陽光之下,另一半則站在陰影中,白色的長裙也是半面明亮半面灰暗。
  這樣的洛熙,就像是個神女,救贖寬恕著眾生,又像地獄惡魔一般冷酷殘忍,玩弄著人們的情感與生命。
  “咕――”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響起。
  洛熙臉色爆紅。
  云言君輕笑,“過來坐下一起吃飯?!?br/>  洛熙走到桌前,也不客氣,直接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云言君溫柔的看著洛熙,“洛洛?!?br/>  洛熙手微頓,沒有開口,等著云言君的下文。
  “留下來好不好?”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