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無限星橋 > 第十章 舍近求遠

第十章 舍近求遠


  “小凱,還是你厲害,剩下的交給我吧?!闭f完掛斷電話。沒一會功夫,孫老板微信轉過來5w元.
  “孫老板,這錢我可不能要,就算不給你免單,也不至于這么高價格,收費標準你不是知道嘛,這個案子也就是1000的價格?!睆垊P說。
  “這錢不是我給的,是你張勇哥一定要給你的,他送出去的錢可沒有被退回的道理?!睂O老板說。
  “那好,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帶我謝謝勇哥,還有孫老板,我剛剛又從警局系統里查到,那車的主人以前老家是貴州的,這次逃跑很有可能第一個會去貴州?!睆垊P說。
  “好,我知道了,我一會轉告張勇?!?br/>  和孫老板通完電話,張凱回到店鋪里找陳舒,發現店里只有一個新來的小姑娘,于是問到:“陳姐不在嗎?”
  “她出去了,一會就回來,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的嗎?”這小姑娘看上去頂多20來歲,可接人待物也有模有樣。
  張凱剛要說話,見店鋪里進來位老奶奶,便改口說:“你忙其他事吧,我先隨便看看?!?br/>  “小姑娘,你們店鋪外面貼的可以幫別人找東西是不是你們這???”老奶奶焦急的說。
  “是的老奶奶,請問您掉了什么東西呢?”小姑娘一邊說一邊從抽屜里拿出一個表格開始填寫起來。
  “我家丟了一幅畫?!崩夏棠陶f。
  “畫?什么畫?什么時候丟的?”小姑娘很熟練的問道。
  “是徐悲鴻的八駿圖。具體什么時候丟的我也不清楚了,只是上星期才發現原來那副被人調包了?!崩夏棠陶f。
  小姑娘又把老奶奶的姓名、家庭住址和電話記下來后說:“老奶奶,你先回家等消息,等有時間我們會安排人到你家了解具體情況,這段時間請保持電話暢通,不要外出?!?br/>  “哎,好,不過要盡快啊?!崩夏棠陶f。
  “好的,老奶奶,放心吧?!?br/>  老奶奶走后沒多久,陳舒就來了,見到陳舒手中拎著一大堆菜,張凱一陣感動?!瓣惤?,你回來啦,有人找你?!毙」媚镎f。
  “陳姐,不用這么多菜,隨便燒幾個家常菜就行了?!?br/>  “沒事,這不是見你難得回來一次高興嘛,小夕這是房東張凱,也是千尋公司老板,張凱這是新來的張玉夕。你們兩還是本家呢。
  “啊,原來你就是張凱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睆堄裣艔埖恼f道。
  “呵呵,沒事,陳姐真會挑人,找的人又漂亮又能干?!睆垊P挑挑眉說道。
  “去去去,你這是在恭維我呢?還是在調戲小姑娘呢?”陳舒一點不給面子的說。一旁的張玉夕被陳舒說的面紅耳赤,盯著張凱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好像在說:叫你亂說話。
  “陳姐,我好好的一句話到你這怎么就是調戲了呢,剛才還說好久不見怎么怎么的,說翻臉就翻臉呀?!睆垊P被陳舒這么一調侃,也是老臉一紅。
  “呵呵呵,好了不說你了,我現在就去你家做飯,小夕,今天要不你一起來吧,等下差不多時間了你就關門來張凱家,我們聚餐一次?!标惤阏f。
  “好啊陳姐,對了張凱,剛剛那老奶奶的事你也知道了吧,你打算什么時候去處理???”張玉夕說。
  “明天再說吧,你把那表格給我,我明天去他們家一次?!睆垊P說。
  晚上,張凱家飯桌上。
  “張凱,聽說你前段時間你把一個丟失了一年多的玉佩找到了?而且還是在外省找到的?”陳姐說。
  “是啊,運氣好而已,幫朋友忙而已,你怎么知道的?”張凱好奇道。
  “你可能還不知道,這事不知道被誰說出去的,反正上川鎮到處都在傳呢,說你如何如何了得,狄仁杰在世,福爾摩斯附體等等,搞得我們現在店里忙死了?!睆堄裣φf。
  “哦?還有這事?有生意那是好事啊,如果忙不過來,要不再招個人?”張凱說。
  “好什么好,你是好了,拍拍屁股人走了,把事情都留給我們,我告訴你,招人就算了,不過你得付我工錢?!睆堄裣σ徽f到錢就來勁了。
  “對,這我得給小夕說句話,這幾天她是真的挺忙的,又要幫我發貨,又要給你的客戶做登記,不過你公司名聲是有了,可是來的都是些小的不能再小的單子,一聽到最低訂單價格1000,人全都跑完了?!标愂嬲f。
  “那沒辦法要是不設置保底價格,那我真的是要忙瘋了的,那最近接了哪些單子了?”張凱說。
  “就之前那老奶奶一個單子,啊對了,還有一個說是手機掉了,但覺得1000太貴了,還價還到500,我讓她等著了,其他還有很多人,掉的東西價值都還不到1000,有些人的寵物丟了,還有很多人東西掉了很久的,一看5位數的價格,直接嚇傻了,最最奇葩的是遇到個人寵物狗沒拴好丟了,查了小區門口的監控發現沒跑出小區,就跑去派出所報案的,警察跟她說了不歸他們管,她還跑去投訴派出所所長,后來又去找居委,居委也沒啥好辦法,只能小區里瞎逛,挨家挨戶的問,最后跑來我們這,聽說要收取1000費用后還跟我討價還價了好長時間,吵的不行?!睆堄裣φf。
  “還真是辛苦我們小夕啦,其實我倒覺得一個月一單就不錯了,再多我也忙不過來?!睆垊P說。
  “你不是買車了嘛,現在大學又不是不能出去,抽空也來幫幫忙吧,老在學校呆著干嘛,難道看上哪個美女移不動腿了?”陳舒說。
  “哪有什么美女,真要看美女我家不就有兩個嘛。何必**求遠呢,哦不,舍近求遠?!睆垊P說。
  “就你皮?!标愂嫔焓衷趶垊P腰上擰了下。
  吃完飯,張凱還真給了張玉夕和陳姐各3000的工錢,張玉夕一開始還假意推拒,最后還是陳舒一把接過,硬塞了給她。說:“他就是個資本家,你別看他就一個人,賺錢本事大著呢,放心拿著吧?!睆垊P早就看出來張玉夕那見錢眼開的屬性了,他深知一個道理,要想讓別人長久替你賣命,沒有足夠獎勵肯定是不行的。
  某小區,張凱站在一戶人家門口,敲了敲門,開門的是一個中年大叔,中氣十足,略顯肥胖。
  “你找誰?”
  “你好,我是千尋咨詢公司的張凱,我找趙奶奶,剛剛和她通過電話?!睆垊P說。
  “是不是來幫忙找東西的來啦?”里面傳來了劉趙奶奶的聲音。
  “是啊,趙奶奶,我叫張凱,是負責您這件案子的?!睆垊P說。
  那位中年大叔皺了皺眉說道:“小伙子,你可能有些誤會,我們沒有什么東西要找,老人年紀大了,記錯了?!?br/>  這中年大叔看面相應該是趙奶奶的兒子,張凱聽他這么說有點吃驚,轉頭看向趙奶奶說:“趙奶奶,這怎么回事呀?”
  “你別聽他的,我清楚的很,不就怕別人知道嘛,放心,我之前電話里問過了,可以簽保密協議?!壁w奶奶說。
  “媽,這不是保密不保密的問題,我是怕你被騙,哎?!敝心甏笫瀹斨鴱垊P面說張凱是騙子。這讓張凱不淡定了。
  “大叔我可是有正當執照的,在說我們是先破案再收錢的,哪里騙了?!睆垊P說。
  “呵呵,你那執照有多少水分你應該知道,我國哪有你這樣的職業,看看這是什么,這里沒你的事了?!贝笫逡贿呎f一邊從口袋里掏出一本警官證。
  張凱立馬當機,第一反應是:這是遇到釣魚執法了嗎?我的事業才剛起步啊。這趙奶奶厲害啊,看不出來啊。此刻張凱后背已經冒出了一身冷汗。
  “建軍,你別拿身份嚇人,小張你別理他,找你來的人是我,他不敢把你怎樣?!壁w奶奶說。一邊的建軍被他老娘這話氣的吹胡子瞪眼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趙奶奶,我說你兒子就是派出所的你還找我干嘛?這不是拿我開涮嘛?!睆垊P郁悶的說。
  大叔可能不希望有些話在門口說,無奈道:“進來再說吧?!边M屋后大叔看了看張凱說:“媽,不是我說你,好歹你兒子做了二十年的警察,我都沒能找到,你讓一個學生來幫忙找,傳出去讓別人怎么想我們警察?”
  “別人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幅畫是你老頭子好不容易從朋友這買來的,當時是花了大價錢的,現在就這么沒了,你讓我以后怎么有臉下去見他啊。再說外面現在都在說小張他們是有真本事的。你要是行的話,怎么都過去一個多星期了還沒找回來?!壁w奶奶說。
  “媽,這事沒這么簡單?!苯ㄜ娍戳丝磸垊P說道。
  “我既然叫小張來,那我就相信他?!壁w奶奶說。
  “叔叔,如果有什么不方便說的我們可以先簽保密協議,在這方面我們公司是很嚴謹的,否則破壞的是公司的信譽,這種自砸招牌的事我可是不會做的?!睆垊P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大叔繼續說,“其實我就是這家公司的老板,所以叔叔完全可以不用有什么顧慮,我還能不顧及自己公司的信譽嗎?”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