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掀開我的棺材板 > 第144章 授人與漁

第144章 授人與漁

“您意下如何?”
  
  副校長陷入了沉默。手機端https://
  
  氣氛很安靜,影子像是無形的雕塑,漆黑的眼眸盯著老頭的脊背,血龍卻在任意翻騰——忽然呼起一陣旋風,在老頭稀疏的白發間肆虐,緊接著又招來一朵血云,在辦公桌上搞了場小型暴雨。
  
  就在它飛到老頭的下巴底下,向上張開大嘴,準備給敬愛的校長同志整個超級賽亞人發型時,他終于開了口:
  
  “其實,你們不是去旅游的,對吧?”
  
  聞言,衛流瞳身體后仰,貼在了椅背上,緩緩道:“哦,怎么說?”
  
  “直覺。”
  
  老頭略帶渾濁的瞳目里充滿探究。
  
  此刻,冷靜下來的老人,對眼前之人的態度已經徹底扭轉了。
  
  不是方才校長對學生的俯視,而是放到了平等的位置……不,還要更高一些。
  
  “你不是學生。”
  
  他語氣肯定,頓了一頓,又道:“你只是在扮演學生。”
  
  “并且樂在其中。”衛流瞳用指節敲著桌子,補充道。
  
  老頭點點頭,表示了然,又側過身,仔細打量起身后侍立的影子,臉上的褶皺扭成一團。
  
  衛流瞳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有些人,當他心不在焉時,就會笨得像頭豬,可一旦認真起來,卻又精得像猴。
  
  正如眼前這位。
  
  這也很好理解,要是他只有當校長的能力,也當不成校長。
  
  “這是你的......能力?”
  
  他將銳利的目光投向衛流馨。
  
  她乖乖點頭。
  
  “跟你弟弟不同,你倒像個學生,”
  
  副校長雖然不明白、為何一對姐弟的氣質會相差如此之遠,就像新出爐的雞蛋灌餅和涂滿鯡魚罐頭的尸香魔芋間的差別——年齡相仿,講道理不應該啊。
  
  可他依舊相信自己的判斷。
  
  “除了這個年齡該有的朝氣,你還有一種超乎尋常的自信心,或者說高傲,類比一下的話,就像一個天降巨富、又人生淺薄的年輕人,還不懂得收斂鋒芒;”
  
  “這不禁讓我懷疑,”他點了點影子,“你是最近才擁有這份能力的。”
  
  衛流馨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最重要的,”
  
  副校長的眼神變得更加犀利,對此,衛流馨不自然地挪開視線,不敢與其對視,并往衛流瞳的身后蹭了蹭。
  
  “你在怕我,怕一個空有威勢、實際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哎,也就是平時守紀律的乖學生才會這樣罷,要是換成逆反心理強的兔崽子們,早就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狂到沒邊了......”
  
  “那您可就看差了,”衛流瞳打斷了他,“這位可不是什么乖學生,早戀那是玩得比誰都溜。”
  
  “她前男友趙子揚,就是被您抓住和初三女生搞在一起那個,”衛流瞳回想起那一幕,不由嘖嘖兩聲,嘆道
  
  “哎呀,當時可謂是公開處刑了,這只沙雕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真后悔沒拿手機錄下來……”
  
  突然,一雙手落在他的肩頭,輕輕掐住了他的脖子,
  
  并伴隨著一句沒有溫度的詢問:
  
  “沙雕是誰?”
  
  “……咳,那什么......我,當然是我!”
  
  “啊,”衛流馨笑瞇瞇道,“可你當時沒哭啊?”
  
  “心里哭來著,”衛流瞳斬釘截鐵,“我敬愛的姐姐都被這樣對待了,要是還不難過,我都不是人!”
  
  不過話說回來,他本來也不是人,所以這種誓言對他的約束力就跟沒有一樣,只是自家的傻姐不一定能發現這里邊的漏洞。
  
  “哼,算你有良心。”衛流馨放過了他。
  
  啊哈,果然沒發現。
  
  “你們倆個,倒是有點意思。”
  
  在倆人的插科打諢下,副校長心中的恐懼和戒備也消散了大半,他下意識地掏出煙盒,又忽然想起這是在校園里,只好尷尬地將其拍在桌子上。
  
  “呦,您這是想要賄賂我?”衛流瞳環視四周,“莫非這屋里還藏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我一直沒發現……”
  
  老頭無奈地看著他,忽然靈機一動,順水推舟道:“談不上賄賂,就是想問問,你們請假到底要去做什么。”
  
  “拯救世界。”衛流瞳的語氣毫無波瀾。
  
  “……真的假的,”老頭有些拿不準,“沒糊弄我?”
  
  “沒必要,”衛流瞳擺了擺手,“大家都是千年的狐貍,我犯不上跟您扯這兩篇聊齋。”
  
  “一開始你可不是這么想的吧?”老頭不以為然。
  
  “是啊,”衛流瞳點頭,“開始我只當您是個傻子,本打算連誆帶嚇唬,把這假給請下來,沒想到您這腦子意外的還湊和,一通分析猛如虎,倒是改觀了我最初的看法。”
  
  ......有必要這么直白嗎?
  
  “要是您處理學校問題時有現在一半機智,也就不至于翻兩次車了。”
  
  老頭很尷尬:“這……歲數大了,總有頭腦不爽利的時候。”
  
  “理解,我也經常神經質,”衛流瞳坐直了身體,“可既然知道了您是聰明人,那咱就用聰明人的法子解決問題。”
  
  “洗耳恭聽。”
  
  老頭知道,肉戲終于要來了。
  
  這也正是他所期望的。
  
  “您認為,對于一所學校的發展前景來講,最重要的是什么?”
  
  “生源。”
  
  副校長不假思索:“當然是生源,毋庸置疑。”
  
  實話講,一個學生的成績好壞與否,與教師的關系并不大。
  
  絕大多數的教師都是普通人,任你是教尖子班的、還是教吊車尾的,教學水平其實差不了多少,真有大本事的,就不在這一畝三分地里窩著了,早出去巡回演講、或是搞教育機構了。
  
  重要的,其實是氛圍。
  
  好學生扎堆,就成了名校,壞學生集聚,就成了爛校。
  
  “如果放在以前,您說的確實沒錯。”
  
  衛流瞳身體前傾,將胳膊杵在辦公桌上。
  
  “可現在時代變了,”他淡淡道,“凌駕于生源之上的......”
  
  “是獨一無二的教學資源。”
  
  老頭的心跳逐漸加快。
  
  “不是光鮮亮麗的教學樓,塑膠操場,也不是什么電子班牌,機房新買的蘋果電腦......”
  
  “而是它。”
  
  他伸手指向半空中輾轉騰挪個不停的血龍。
  
  “還有它。”
  
  又指向靜止的影子。
  
  老頭臉皮一抽,剛要說話,又忽然捂住胸口,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
  
  “別激動,別激動。”
  
  衛流瞳輕輕拍了拍他皮膚松弛、且布滿老人斑的胳膊,老頭的表情立即舒緩。
  
  可他仍然感覺被一種巨大的不真實感所包圍。
  
  這就像開車出門,還沒走出幾步,忽然竄出一個大爺,本以為是來碰瓷的,結果從車窗戶扔進來一口袋金磚一樣。
  
  半晌。
  
  “你......真舍得把它們拱手讓人?”
  
  問這話的時候,老頭的心是懸著的。
  
  “這我可不舍得,天底下沒有白來的午餐,就像沒有漁夫會平白無故地將獵物拱手相讓,”衛流瞳望著陷入失落的老頭,好一會兒,才慢悠悠道:
  
  “不過,我倒是可以貢獻幾張漁網出來。”
  
  掀開我的棺材板
  
  掀開我的棺材板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