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異域神州道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斗的真意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戰斗的真意

小說網..org,最快更新異域神州道最新章節!
  
  “我對神靈起誓,我之前所說的一切皆是事實,沒有半點的造假和虛構?!?br/>  
  渾厚中正的男聲在不斷在這直徑上百米的大殿里回蕩,震動所有人的耳膜,甚至皮膚,每個人都能清晰感受這聲音中蘊含的力量和正氣凜然毋庸置疑,仿佛如同神靈親自降下的神諭。
  
  “沒有問題,安德魯斯認同了他的誓言,他所說的皆為真實?!贝蠹浪军c點頭,對旁邊投來詢問眼神的觀察員說。
  
  “真的嗎?您確認?不會是什么奧術幻術之類的把戲?”觀察員的眉頭皺起,表示出濃重的懷疑?!拔椰F在是為軍團委員會調查取證,現在有一個謠言有可能會對我們尊敬的軍團長的名譽造成傷害,對南方軍團造成傷害,我們必須謹慎。這個人的話真的可信嗎?”
  
  “確切無疑?!贝蠹浪疽矐械迷俣嗾f什么,只是重復了一遍自己的結論。
  
  觀察員冷哼了一聲,臉上不滿的憤慨之情溢于言表。不過大祭司并不在意,各人也有各人的立場,這位觀察員顯然是屬于阿莫斯伯爵那一系的人,千方百計想要在這位關鍵證人身上尋找破綻,可惜他們注定了一無所獲,至少在這誓言上是如此,只要是戰神殿的祭司,就沒有任何一個會給他們期望的答案。這男子所發誓言中蘊含的每一股韻律,每一縷氣息,都在引動安德魯斯的神恩波動,簡直就像是大祭司正在親自在上舉行一個盛大的祭典。
  
  南方軍團這么大,阿莫斯伯爵經營這么久,當然會有戰神殿祭司是傾向于他,甚至根本就是屬于前軍團長的麾下,但只要他們還確實信仰著戰神,就絕不敢顛倒黑白,將安德魯斯的神恩視而不見。世俗的利益在真正的信仰面前只不過是一些水泡。
  
  當然他們也可以找到一些實際上并不信仰戰神的‘祭司’來認定這位的誓言無效,權勢總有辦法去繞開明面上的規則,但這個男子背后同樣有另一股可以與之抗衡的權勢。大祭司瞥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兩個西方人,還有一個打扮華麗,但明顯帶著高地風格的法師。這次軍團動蕩背后的黑手是誰,明眼人早就一清二楚。
  
  “行了。只要過了這一關,經過了戰神殿的人誓言認證,仁愛之劍閣下的證詞就是有了安德魯斯的背書。唐切奇伯爵閣下可以把前軍團長徹底地釘死了?!?br/>  
  一直留意著大祭司的阿德勒長舒了一口氣,這最為關鍵的一關過了,讓他也覺得輕松不少。不得不說,仁愛之劍確實提供了一個極為巧妙的支點,用政治的撬棍撬動了南方軍團這個龐然大物,兵不刃血地拿到了這一場勝利。但即便如此,因克雷在其中付出的資源依然極為龐大,沒有各種收買,許諾和鼓動,軍團委員會的政客們也不會如此齊心合力,一起借機把根深蒂固前軍團長給掀翻。
  
  “嗯,這歐羅大陸有真靈顯世,想不到在律法上也有助益。居然這樣就可以當做真憑實據,倒免了許多私下里的齷齪手段?!眲⑿堄信d趣地在這大殿中左顧右看,對這里的一切都頗為好奇。
  
  “律法原本就是給小人用的,而非君子?!憋L吟秋淡淡一笑?!捌┤鐒⒌篱L如以真武宗歷代祖師立誓,對我們來說就比什么都可靠。但小人趨小利而不知大義,以己度人,所以非得要將所有條條款款定死,讓他們有東西可以依循才行。如不是有真靈顯世,還不知道這些歐羅人在律法上會講究出什么花樣來?!?br/>  
  劉玄應嘴角忍不住帶點笑意:“照風先生來說,這歐羅大州豈不都是行的小人之道?”
  
  “本來就是如此?!憋L吟秋微微一嗮?!靶g器之道,不知天和不理人心,不是小人之道是什么。而且偏偏這術器之道還強壓著其他,這戰神殿不就是例子,說得再好聽其實也不過是南方軍團的附庸罷了。無敵兄這一次的四兩撥千斤,這戰神殿也不是只有乖乖地被他所用?!?br/>  
  “不過這戰神殿之前和他不是有些沖突嗎?他這算是深入虎穴了?”
  
  “他之前便說過這事,還說請我兩前來觀瞻他這段時間的修行成果?!憋L吟秋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
  
  這時候仁愛之劍從祭壇上走了下來,大祭司連忙邁步迎上,含笑問:“仁愛之劍閣下,謝謝您的配合,在安德魯斯的光輝之下,我們都可以為您作證,您所說的誓言絕無虛假?!?br/>  
  “那是當然的?!比蕫壑畡卮鸬迷频L輕。
  
  “那么,您有興趣來我們的戰神殿參觀一下嗎?恰好我們今天將要舉行一場年度綜合斗祭,我們想邀請您參加,同時也希望您能和我們一起交流一下關于戰斗方面的技巧和體驗?!碧岢鲞@個要求的時候,大祭司不免有些心虛。他是知道這個男人和戰神殿之間的過往的,前一任大祭司直接就是被這個男人一拳打成了廢人。這對于戰神殿來說是莫大的恥辱,現在似乎正是洗刷這個恥辱的機會。
  
  但到底是洗刷,還是進一步地恥辱,大祭司也還真不敢確定。甚至他隱約有些希望這個男人能拒絕。
  
  好在這時候阿德勒及時站了出來表示制止:“仁愛之劍閣下可是專程過來協助軍團委員會進行調查工作的。你們想干什么?”
  
  “不過只是一些友好交流而已,你這面條法師不要太緊張了?!比蕫壑畡M了高地法師一眼,轉頭又對大祭司笑了笑,表達出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善意和禮貌?!斑@是我的榮幸,我非常地樂意?!?br/>  
  “那真是太好?!贝蠹浪久銖娦α诵?,心情反而凝重起來。
  
  阿德勒無奈地攤攤手,轉頭對風吟秋和劉玄應說:“看來這位仁愛之劍想要去戰神殿的地盤上好好表演一番了。你們要去觀戰嗎?”
  
  “你不去嗎?”風吟秋反問。他和劉玄應其實是來一路保護阿德勒的安全的。前軍團長雖然已經被限制行動,但是他的手下可并沒有,途中埋伏暗殺掉這些背后搞事的黑手,可是軍團長翻盤的絕好途徑。
  
  “拳拳到肉的野蠻打斗而已?!卑⒌吕章柭柤?,表示出鄙視?!拔疫€是去找唐切奇伯爵確定一下接下來的安排吧。你們兩位放心去看他表演吧,只要在炙炎堡壘之內,我的安全就有保障?!?br/>  
  作為南方軍團著意塑造的戰神殿總壇,戰神殿在要塞中的一切建筑都極盡奢華大氣,尤其是作為向安德魯斯祭祀所用的格斗場,乃是一座花崗石整體奧術塑形而成的高臺,被四周的照明水晶照得隨時隨地都如同白天正午一樣的明亮,安德魯斯的圣輝被四座拔地而起的石梁高高懸掛在半空,仿佛是代表神靈的眼睛俯瞰著下方獻上的盛大比斗。
  
  仁愛之劍跟著大祭司來到這個格斗場前,也是忍不住眼前一亮,不過他注意的重點并不是這個格斗場本身,而是已經在格斗場上或坐或站,用或是冰冷或是灼熱的眼神俯瞰著他的八個人。
  
  這八個人都是男人,有須發花白的老者,有正當壯年的壯漢,也有不過二十出頭,銳氣逼人的年輕人,但無論是哪一個都是赤裸著上半身,只有著簡單的皮質護具,露出宛如精鐵澆筑的筋肉,散發著逼人的戰意。
  
  “哦?這些人雖然所修的不是什么高深武藝,但一身功夫也算得上是不錯了?!?br/>  
  風吟秋和劉玄應跟在他們后面。劉玄應看著上面的八人,也是微微點頭。歐羅大陸沒什么成體系的武道傳承,除了一些零散的技巧之外,戰士大多是各自在實戰中自行摸索鍛煉。這上面的八人能得到劉玄應的一聲肯定,那已是千萬里挑一的天才。
  
  “這些都是曾在我們戰神殿的格斗祭典上獲得過榮譽的冠軍斗士,每一位都是身經百戰,天賦異稟的戰士。他們都聽說過仁愛之劍閣下您的赫赫威名和彪炳戰績,都希望能在這里,在安德魯斯的見證之下和您較量一下?!?br/>  
  大祭司盡量讓自己的言語顯得平靜自如。所謂的年度綜合斗祭,就是專門為了迎接這個給戰神殿帶來恥辱的男人而準備的。在知道了他會來炙炎要塞,戰神殿立刻就向歷屆格斗祭典的冠軍斗士發出了消息,讓他們盡快地趕到炙炎要塞來,與這個男人爭奪‘真正屬于戰士的榮耀’。因為時間和其他的問題,只有這八位戰士趕了過來,但即便只是這八位,也絕對代表了大陸上最頂尖的人類戰士的力量。
  
  仁愛之劍嘿嘿一笑:“居然是這樣的歡迎,正合我意啊。只是稍微有些清淡了些,周圍沒有山呼海嘯的歡呼吶喊不說,也只有八個人,這種場面一般來說必須要打十個才能算是標配啊?!?br/>  
  這樣囂張的話語和姿態,幾乎讓擂臺上所有人的眼中都燃氣了怒火。仁愛之劍邁開大步,明明是十多米的高臺,他只用了兩步就走了上去,攤開手看著那八個戰士說:“好吧,你們是打算一起上呢,還是輪著來?”
  
  “我一個人就夠了!”率先沖上的是一個手持雙刀的年輕人。他最年輕,眼中的怒火最旺,沖來的速度也最快,人幾乎拉成一條肉眼難見的殘影,兩把長刀上猛然炸裂出的斗氣光芒猶如兩條發瘋跳躍的雷蛇,組成一道漫隔著數米外就朝著仁愛之劍身上卷去。
  
  咚的一聲悶響,年輕人以差不多同樣快的速度飛了回來,癱倒在地動也不能動。他臉上的神情扭曲,似乎拼了命地想要掙扎站起來,但全身的筋肉卻全然不聽使喚。其他七個戰士的臉色頓時都變得異常地難看,他們也許猜到了這個年輕人不會是對手,卻不會想到他會敗得這樣慘。
  
  “年輕人,終究是急躁了些?!眲⑿谙旅嫖⑽u頭。這年輕戰士的速度雖快,但在他眼里至少有好幾個明顯破綻,被仁愛之劍一擊擊倒也是正常。
  
  這一幕落在擂臺上其他人的眼中卻是另外一回事了。年紀最大,頭發已經花白的老戰士眼中精光閃動,對其他六人說到:“難以置信的節奏感和速度,如同用一根絲線穿過上百個并行飛行的針眼一樣,稍縱即逝地抓住了小莫里斯的破綻——這是個只用速度和靈巧很難戰勝的對手?!?br/>  
  臺下的大祭司微微點頭。戰斗中年輕軀體帶來的力量和靈巧當然很重要,但是年齡帶來的經驗更重要,與其毫無默契地也毫無榮譽地一擁而上,還不如這樣讓人分別用各種的方法去正面對戰,讓,這樣的情況下這位老斗士的經驗和眼光絕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換我來!”一個身高兩米,看起來至少有兩百公斤,宛如一座活動的筋肉堡壘的大漢沖了出去,他手中是兩面巨大的精鋼盾牌,看起來并不比他輕多少,中央和邊緣都凸出一圈猙獰的刀輪。大漢這一沖出,就將兩面鋼盾揮舞起來,整個人如同一顆包裹了鋼鐵尖齒的肉球,帶著能撞碎山岳一樣的氣勢撞向對面的仁愛之劍。
  
  面對這樣一個氣勢驚人的鋼鐵肉球,仁愛之劍不閃不躲,只是一掌拍出。
  
  通。好像一顆兩百斤重的熟透了的大西瓜被人猛拍了一掌,發出的悶響帶著水分充足的洋溢回蕩。仁愛之劍的一掌明明是拍在那沖來巨漢的鋼盾上,卻發出的是這樣怪異的聲音。這一拍造成的氣浪以兩人為中心朝外猛地爆發,如同引發了一個風元素爆炸的奧術。
  
  仁愛之劍收掌,神態輕松自如。巨漢那狂暴的沖勢也在這一掌下完全停住了,好像他真的只是一只滾來的西瓜。巨漢的神情猙獰到了極點,好像恨不得用臉上的表情把面前的敵人給擠碎一樣,只是兩三秒之后他頹然丟掉了鋼盾,渾身抽搐,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哇啦哇啦地嘔吐起來。
  
  臺下的劉玄應點頭微笑:“這位無敵先生明明是以外門橫練功夫入的先天,但隔山打牛的綿勁也用得如此嫻熟,真是難得。歐羅大州的武技偏向于凝練外罡的斗氣,對這種手段可就不知怎么防備了?!?br/>  
  擂臺上,老斗士的臉色已經開始發白:“難以置信的斗氣運用......不是直接的剛性撞擊,而是通過同步滲透和共鳴來發生震蕩,讓對手體內的內臟和血液運行產生失控的巨大波動,這可是傳說中的技巧...在這種攻擊之下,普通的防御手段根本沒用......”
  
  “我們倆來對付他。我們不會給他機會的?!眱蓚€完全重合的聲音,從兩個幾乎一模一樣的斗士口中發出,這是一對孿生兄弟。不只說話,行動之間的節奏韻律也完全一樣,他們同時展出,同時抽出了一對幾乎一模一樣的短劍
  
  兩兄弟戰士一左一右朝著仁愛之劍逼上,他們手中的短劍似乎并不如之前戰士的鋼盾和長刀威猛,在戰陣上顯得吃虧,但在這種近身戰斗上卻是兇險無比。兩人的步伐不緊不慢,帶著一股奇怪的協同感,好像是一個生命體的兩個分支,相互呼應天衣無縫。
  
  “終于來了點有意思的?!比蕫壑畡σ恍?,身上的關節喀拉作響,好像這現在才算是正式的戰斗。話音未落,兩兄弟同時朝他沖了上去。
  
  仁愛之劍的身形也陡然加速迎上,三條人影不斷地飛速縱橫交織穿錯,就像三只有形無質的影子在極小的空間里相互沖擊糾纏撕扯,明明萬分激烈但卻發不出絲毫的聲息。
  
  老斗士和擂臺下的大祭司都看得全神貫注,這對孿生斗士的配合搏擊完美無缺,已是他們所能想象出的最完美的斗技,若論圍攻他們兩人甚至遠比八人一起毫無配合地一擁而上更為致命。
  
  擂臺下,劉玄應終于對這些戰士有了些贊許:“不錯,這一對兄弟的聯手合擊之技確實高明,想要以技取勝卻是不易了?!?br/>  
  風吟秋在旁補充:“應該是天賦異稟的心靈相通高明吧?”
  
  劉玄應一笑:“對。自然而成之道,當然不是后天的武技可比的了。不過這純粹只能是在技藝上而已......”
  
  嘭的一聲巨響為之前的無聲拼殺劃上句號。勃然爆發的氣勁中孿生兄弟兩人倒飛了出去,兩人都翻翻滾滾跌跌撞撞,最終收勢不住一起跌下了擂臺。
  
  “哈哈,果然是兩只手不是兩雙手啊,還是只有拼力氣,這一次算我只贏了一半好了?!比蕫壑畡笮?,對著剩下的四人招了招手?!斑€是太麻煩了。熱身結束,你們都一起上吧。對付你們所有人,我只用一拳就夠了?!?br/>  
  老斗士的額頭上已經冷汗如雨。不過其他三個戰士卻是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挑釁,揮舞著武器怒吼著朝著仁愛之劍沖去。
  
  說是一拳,就當真只是一拳。
  
  拋下那一句之后,仁愛之劍就擺開了架勢。他的動作好像不緊不慢,閑庭信步,又好像帶著一股籠罩整個格斗場的莫名韻律,連那三名戰士的行動都被這韻律這氣勢所影響,無論他們是怎么樣地沖鋒,無論是快是慢是虛是實,都是在自己揮出自己最強最快最有力的一擊的時候迎向了這一拳。
  
  不只是力量和速度,似乎連時間和空間都在這一拳的籠罩之下被凝聚,扭曲了。
  
  “嗯?”劉玄應的雙眼一睜,頭一次露出了震驚之色,全神貫注地看著擂臺上的仁愛之劍。
  
  轟然一聲悶響。這三個戰士一起向后飛出,落下,無力跪地。不只是他們,包括后面并沒有跟著他們一起沖上的老戰士,重新跳上擂臺的孿生兄弟戰士,還有剛剛緩過勁來的筋肉戰士和年輕人也一起飛了出去。
  
  八個人一起盡數被擊落下擂臺,沒有受傷,只是被震得渾身僵直。這已經遠超出了力量和速度的層面,而是來自更高明更不可思議的維度的力量。
  
  “這...這...”擂臺下,大祭司已經雙腳無力跪在地上。作為神職者,他當然能夠更清晰地感受到這代表了什么?!斑@是神域...圣者才能擁有的神域啊......”
  
  擂臺之上,安德魯斯的神徽正散發著前所未有的神力波動。神徽上明明是刀劍和盾牌的標志,但似乎剛才那赤手空拳擊出的一拳才是真正令神明喜悅,激賞的事物,這個從來對他們的神明沒有表達過絲毫敬意的異域人,卻得到了他們祭祀上百年都沒有得到過的神明的肯定。
  
  “這一拳已是由武而入道......”劉玄應連連點頭,眼中光芒閃動,滿是贊賞之情?!斑@位無敵先生并無高深傳承,卻能自創出如此高明艱深的武道之拳,當真是天縱之才。貧道佩服?!?br/>  
  “這個......”風吟秋眉頭緊皺。剛才仁愛之劍那一拳似乎就是他獨創的‘滅神拳’,但相較于之前所表現的,現在這一拳中所蘊含的韻味更加玄妙深邃。真要讓這一拳的力量完全爆發出去,將那八個戰士連同整個擂臺一起轟為齏粉也是等閑事,但他卻能將之完全收放自如,這可比一拳打得酣暢淋漓層次更高。
  
  更不可思議的是,就憑這樣的一拳,引發了戰神殿所祭祀的戰神‘安德魯斯’的悸動,然后那一拳中的神妙不可思議之處,顯然是引動加入了神道之力。
  
  相較之下,仁愛之劍的修為似乎真的有了不少進益。但他這是怎么辦到的呢?明明之前耗費精神用來加強的只是奧術上的能力,和這拳法修為完全無關的東西。風吟秋對這一點是完全想不通。
  
  “你們知道自己輸在什么地方嗎?你們為何如此弱???”擂臺上,仁愛之劍昂然抱胸,用勝利者的姿態對著下面的八個戰士發表宣言?!澳鞘悄銈儾幻靼讘鸲返恼嬉?!你們對戰斗的理解實在是太膚淺!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戰!”
  
  八名冠軍斗士神情各異,憤怒的不甘的占據絕大多數,也有滿是沮喪的滿是不可思議的,不過不管是哪一種,都沒有人開口,上面這個男人確實是將他們給堂堂正正地打下來的,他們都輸得心服口服。
  
  “那就請您告訴我們戰斗的真意吧!請將您對于戰斗的理解告訴我們吧!我們到底要為何而戰?”只有大祭司和其他人不同,他滿頭大汗,神態激動無比,幾乎要老淚縱橫。
  
  “既然你那么誠心地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吧?!比蕫壑畡ι衩氐匾恍?,舉起一根手指頭?!皯鸲返恼嬲饬x當然就是正義!我們要為何而戰?當然是要為了愛與正義!”
  
  PS:真沒太監,實在是太忙了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